从新加坡二维码支付系统的统一看东南亚二维码支付的发展
CAMIA观察 | 2018-09-20 09:31

新加坡最近推行统一的二维码支付系统,名为新加坡二维码(SGQR)。这个系统兼容目前新加坡27种电子支付,之前每种电子支付方式都有自己的二维码,不能相互兼容,现在只用一个SGQR就能取代之前的27种电子钱包的二维码,用户只要打开目前自己使用的电子钱包APP,扫描商家的SGQR,输入支付金额,即可完成交易。SGQR的推行对商家和用户来说很大程度上缩短了电子支付的时间,便捷性也有很大的提升,且有利于推进新加坡无现金社会发展的进程。该推广计划目标于2018年底完成第一阶段的推广,届时有1000多家商户参与。

据报道,这项举措是由支付平台、发行商、银行相关从业者和相关政府机构的成员组成的特别工作组为解决新加坡电子支付市场的分散而出的方案。该工作组在推广SGQR之余,也在为保证用户的资金安全出谋划策。接下来政府会出台相关使用SGQR过程中保证资金安全的条例。

支付宝和微信在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具创新的商业模式之一,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长期不带现金也不影响出行,在中国其他二三线城市,二维码支付也出现在很多传统的商贩场所。作为一个国家,中国的人口大约是东南亚11个国家的三倍,但即便是在个别国家,二维码的使用情况也存在显著差异。例如在该地区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二维码可能在农村地区更有用,那里基础设施不发达,有很多的无银行存款。在雅加达这样的中心城市,信用卡/借记卡的激增意味着,二维码的用户体验可能不够突出,导致快速增长。

在2018年SWITCH大会上,Liquid Pay的首席执行官Jeremy Tan曾表示,中国的二维码应用爆炸式增长是由微信和支付宝推动的,这两家公司在推出电子支付之前已经累积了庞大的用户群。这样,他们刚推出电子支付服务时获客量就非常大,而且成本低,效率高。而东南亚没有这样的“双寡头”,每种电子钱包的获客成本相对较高,效率低。

在菲律宾,统计数字显示,66%的人没有银行账户。在消费方面,菲律宾人习惯用现金小额度高频次地买东西。另外,菲律宾在海外有众多劳务群体,他们要将资金汇回国内家人手中,亟需安全快捷的汇款通道。去年2月,菲律宾最大的电子钱包GCASH的母公司Mynt与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签订合作协议,同年10月,GCASH在菲律宾推出了线上扫码支付。如今,在菲律宾的主要商圈,越来越多的商家挂出了付款的二维码。菲律宾人已经可以使用GCASH进行日常消费、网购、交水电费等支付活动。

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马来西亚。目前,蚂蚁金服与马来西亚银行TnG联手推出马来西亚版支付宝;腾讯也上线了马来西亚版微信钱包;大马银行和电子支付平台DiGi日前合作推行Digi的vcash正在激烈竞争马来西亚的移动支付市场。这些新兴的电子钱包可以帮助马来西亚民众完成地铁刷码进站、交水电费等消费。

在泰国,移动支付已经被泰国政府纳入到泰国4.0的发展战略中。在泰国政府的鼓励下,包括mPay、BluePay、支付宝、TrueMoneyWallet、微信等电子钱包运营商纷纷抢滩泰国的非现金支付市场。在去年,付款二维码开始在泰国的商圈大量出现。目前非现金支付已经在一些餐厅或者零售商占到了三到四成的交易量。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类似,电子钱包运营商在泰国处在群雄并起的阶段。

总而言之,东南亚未来的最佳支付系统应该是二维码支付,但过程会和中国殊途同归。

相关阅读
PC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