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支付服务:腾讯与阿里巴巴帮东南亚佣工跨境汇款
新浪科技 | 斯眉 | 2018-09-27 16:19

We Remit服务推广志愿者在和家政劳工聊天

导语:路透社今日的文章关注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跨境汇款服务。这两家中国科技巨头瞄准了在香港工作的印尼和菲律宾劳工,从这一群体起步推广全球汇款服务,并进一步推广各自的支付服务。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对于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而言,来自东南亚的家庭佣工可能是展示全球金融服务雄心的关键所在。

近期,两家公司都推出了跨境汇款服务,允许在中国香港工作的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劳工轻轻松松地寄钱回家。这些举措是继全球汇款业务之后迈出的第一步,目前,每年全球汇款业务的规模超过6000亿美元。

但这些举措也是两家公司为在海外推广旗下极其成功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移动支付系统而做出的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东南亚拥有6亿人口,其中大多数人没有银行账户,是亚洲科技巨头及其美国竞争对手的战略战场。

阿里巴巴的金融子公司蚂蚁金融称,香港汇款计划是“加速全球金融一体化步伐的起点和重要步骤”。

腾讯的微信支付在中国随处可见,但在中国旅游目的地以外的地区仍难以获得青睐,尽管一位发言人允许它“尽可能”开放,但该公司对于香港跨境汇款(Hong Kong We Remit)服务目标更为审慎。

然而,跨境汇款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一点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两家公司都在与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科技公司安联(EMQ)合作,后者在东南亚和其它地方得到了监管批准,与多家银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是腾讯的渠道和分销通路,”EMQ公司CEO刘御国(Max Liu)。他拒绝就该公司与蚂蚁金融的关系加以评论,但三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蚂蚁金服正在与EMQ发展伙伴关系,作为一系列新的跨境支付服务的一部分。蚂蚁金融拒绝置评。

“渠道”只是挑战的一部分。路透社采访了香港的六名菲律宾雇工和印尼雇工,他们说要让他们的家人通过手机接收汇款尚需时日。

事实上,目前We Remit尚未与手机钱包互联。相反,收款方需要从银行或典当行收取资金,就像他们传统上从市场领先的速汇金(MoneyGram)和西联(Western Union)那里获得服务一样。

对于汇款方来说,新服务可能带来出乎意料的便利。多年来,菲佣罗谢尔(Rochelle Bumanglag)把钱寄回家的唯一方法是周日在香港市中心的银行和汇款门店等几个小时。

家政劳工排队汇款家政劳工排队汇款

“我去银行的时候要排长队,很麻烦。微信的利率很公道,非常方便,非常快。我去7-11便利店,在那里把钱存入我的账户,”42岁的罗谢尔说。

另一个重要吸引力:无论是微信还是支付宝都不收取费用,至少现在如此。

“微信的港元兑比索汇率为6.80,银行的利率是6.79,外加25港元(约合3.20美元)的汇费。这对我们来说差了很多,””罗谢尔说,她每月汇款约10000比索,约合1470港元。

最终,那些新的微信和支付宝用户也有可能使用这两家公司的其它服务,两家公司方面是希望这样的。

高额费用

根据政府数据,在香港37万家政工人中,菲律宾人和印度尼西亚人占了很大部分。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收到汇款最多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菲律宾收到汇款328亿美元,印尼收到90亿美元。同年,香港的汇出款项超过169亿美元。

市场的规模有助于解释阿里巴巴为何在去年以8.8亿美元收购速汇金公司,但收购意向最终被美国监管机构否决。

与总部设在美国的西联公司一样,长期以来速汇金一直是跨境汇款的主导企业,强烈依赖从银行到便利店和当铺的大型本地代理实体网络。

但昂贵的网络,加上复杂的加盟要求和其它技术、监管障碍,导致跨境汇款费用高昂,往往让人负担不起。路透社发现,香港的汇款手续费从15港元起,最高可达200港元,有时还要承担汇率损失。

目前,微信和支付么都在努力获得认可。去年,微信在香港开始运作,与EMQ和其他合作伙伴合作,其中包括当下大受欢迎的菲律宾当铺连锁店CubANA和Palawan。

六月下旬,蚂蚁金融的旗下公司通过支付宝香港公司,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始在香港和菲律宾之间开展汇款业务。与We Remit不同,它允许在支付宝香港账户和菲律宾移动支付服务Gcash之间进行实时转账。

We Remit汇款成功界面We Remit汇款成功界面

消息人士说,在香港开通服务并非支付宝公司在汇款方面唯一的举措。蚂蚁金融马来西亚办事处在九月发布招聘广告,汇款被列入工作职责。

该公司已在包括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七个市场成立合资企业,提供本地数字支付服务,这些服务以合作伙伴的品牌名义独立运作。

分析人士说,支付宝香港公司的汇款业务与Gcash挂钩的做法,可能会被复制到其它市场。

“蚂蚁金融的最终目标是为其消费者建立一个全球支付系统,”科技金融咨询公司卡普隆投资(Kapronasia)董事泽农·卡普隆(Zennon Kapron)说。

“首要重点是关注中国客户,其次是将商业承兑汇票扩大到经典旅游目的地之外地区,第三是提升本地价值。”

六月,蚂蚁金融公司筹集了140亿美元,用于国际扩张。

全球视野

EMQ的网络显示出腾讯和蚂蚁可能走向何方。该公司已在越南、柬埔寨、印度、新加坡、中国和日本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其客户必将快速跟进。

这家初创公司正在向中东扩张,并与中国金融技术初创公司钱方好近(QFPay)结成伙伴关系。在中国大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使用前方好近的销售点终端。

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汇款方面面临大量竞争,更不用说那些旨在更广泛参与支付竞争的技术和金融服务公司了。

速汇金亚洲业务主管约根什·桑勒(Yogesh Sangle)对路透表示,任何一家公司都难以与速汇金全球200个国家的合作伙伴网络相提并论。当然,他们也不乏自己的技术举措:速汇金二月起开始与Gcash合作,而微信支付则与西联公司合作,为海外的中国学生提供服务。

相关阅读
PC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