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支付老大哥:3度冲刺上市市值191亿 被指沦为套现工具
财经天下周刊 | 2019-04-28 09:03

创立拉卡拉14载,在知命之年,孙陶然或许终于可以舒一口气。

4月25日,拉卡拉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新股发行价为33.28元/股,开盘价为39.94元/股。截至收盘,拉卡拉报收47.92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3.99%,总市值达到191.68亿元。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由创始人孙陶然、有道资本、雷军、共同出资创立。招股书介绍到,拉卡拉是国内知名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专注于为企业用户提供收单服务和向个人用户提供个人支付服务,此外,拉卡拉还以积累的第三方支付运营经验,向客户提供第三方支付衍生服务。

此外,孙陶然曾被誉为“创业教父”,联合创办过蓝色光标、恒基伟业等公司,著有畅销书《创业36条军规》。

招股书显示,联想控股持股31.38%,为第一大股东;孙陶然持股7.67%;雷军持股1.02%。也就是说,雷军持股市值近2亿元、孙陶然持股市值14.7亿元;联想则拿下市值近60亿元。

信用卡支付时代的C位

易观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宝和微信两大“支付巨头”,牢牢把持着92.53%的市场份额。

而时间倒回至信用卡盛行的时代,拉卡拉被视作“支付老大哥”,在支付领域是最靓的仔。

2005年,联想旗下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200万美元创立乾坤时代,即拉卡拉的前身。彼时,支付宝刚刚从淘宝网分拆独立不久,推出“全额赔付”支付,借着“你敢用,我敢赔”的口号艰难地开拓第三方支付市场。

而拉卡拉盯上了便民支付领域,在社区便利店投放便民支付终端,为个人提供水电煤缴费、信用卡还款、转账、银行卡余额查询等服务。相对于专门跑到银行去办理转账、还款等业务,拉卡拉为人们提供了一份“出门仅用带信用卡”的便利。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拉卡拉称为当时国内最大的线下便民金融服务提供商,完成了全国38个城市完全覆盖、便民支付点达3万余个,月交易量600万笔,99%的品牌便利店都与其达成战略合作。

辉煌时刻也夹杂着危机,与此同时,支付宝和微信迅速崛起,推出扫码支付的方式,并提供理财等服务,拉卡拉的C端市场受到严重冲击。

面对此种境况,昔日的“支付老大哥”并未坐以待毙,拉卡拉推出手机刷卡器、智能手环,但效果鸡肋。

即便如此,2011年,拉卡拉还是同支付宝、财付通等一起,首批从央行手中拿到《支付业务许可证》,并拥有包括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等在内的全部业务种类,成为第一批获得央行颁发的全品类支付牌照企业之一。

2014年,拉卡拉再度寻群转型,从面向C端支付转型为面向企业收单。不过,在收单市场上,拉卡拉还是闯出了一番天地。据易观发布的《中国智能支付终端专题分析》显示,2017年,拉卡拉在中国智能POS市场覆盖率、终端投放量和终端扫码受理笔数方面均位于行业第一。

艰难上市路

孙陶然上一次来到深交所是9年前,为迎接蓝色光标上市。不同于蓝色光标相对顺利,拉卡拉的上市路却一波三折。

2013年,拉卡拉计划在海外上市。不过,孙陶然在日后的采访时交代,当时拉卡拉曾想去海外上市,但因为拉卡拉业务在中国,因此打消了去海外上市的年头,毕竟海外“人生地不熟”。

2016年,拉卡拉希望借壳西藏旅游A股上市,作价110亿元,但重组交易流产。一年后,拉卡拉再度决定独立上市,2017年3月3日,其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冲刺创业板。未曾料到,拉卡拉在中途遭到证监会中止IPO。

2019年3月,拉卡拉顺利过会,时隔两年终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这也让其错过“第三方支付第一股”的称号。2018年6月,晚于拉卡拉成立1年的汇付天下率先上市,顺利登陆港交所。截至4月25日收盘,汇付天下股价为4.33港元/股,总市值为54.1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6.54亿元)。

收单业务为主营,占比近9成

4月25日,孙陶然在上市致辞中称:“未来希望拉卡拉:一是在便民支付、收单等领域成为行业数一数二的企业;二是可持续成长,每年有30%的复合增长率;三是希望拉卡拉成为受人尊重的企业。”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拉卡拉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6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4.64亿元和6.06亿元。其中,营业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8.95%。

其中,收单业务是拉卡拉的主营业务,占比近9成。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收单业务收入分别为12.69亿元、23.71亿元、50.71亿元,占拉卡拉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9.58%、85.15%、89.29%。

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超过3.65万亿元。

易观数据显示,拉卡拉的终端扫码受理笔数位居行业第一,银行卡收单交易规模仅次于银联。

然而,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却在逐渐走下坡路。2016年至2018年,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2亿元、0.95亿元、1.08亿元,占拉卡拉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6%、3.41%和1.90%。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支付业务已经在全国371个城市的便利店内铺设了近10万台拉卡拉自助支付终端,2018年个人支付交易金额逾2800亿元。

对此,拉卡拉通过招股书解释称:“随着网络支付技术的普及,在个人支付业务领域,用户习惯由线下刷卡支付,逐渐变更为移动支付。受此影响,公司基于便利店自助终端提供的便民支付业务,交易量和收入均有一定程度的下滑。”

易观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以53.71%的市场份额拔得头筹,微信支付以38.82%排名第二。也就是说,个人刷卡消费业务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值得一提的是,拉卡拉的营业成本逐渐攀升,由2017年的12.42亿元上升至31.32亿元;此外,拉卡拉在上市前夕剥离了10家具有争议的主营增值金融业务子公司。

这使得拉卡拉今年毛利率不断下降,2016年至2017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2.23%、55.4%、44.85%。

被质疑成“套现工具”

对于拉卡拉此次上市,有网友质疑道:“不是说套现是违法的吗,但为什么这个套现的机器还能上市?”

据《新民网》2014年报道,拉卡拉“手机收款宝”被指任意套现。根据相关要求,一部手机收款宝每天最多可刷信用卡提现2万元,一个月可提现10万元,由于手续费远远低于信用卡取现的利息,也吸引了一些人通过其进行刷卡套现。而有用户接受采访时声称,自从买了手机收款宝后,他已陆陆续续套了近5万元。“身边朋友都买了,连出去旅游时也都带着,方便套现”,此外,手续费很少,只要0.5%,套现5000元,也就收取25元;而直接在ATM机上取现,手续费为2%,套现5000元,要收100元。

鉴于此种情况,招股书显示,拉卡拉在报告期内8家分公司受到处罚。同时,拉卡拉也在招股书上提示了风险,第三方支付业务存在来源于商户、客户的欺诈风险,主要风险类型包括:支付账户盗用、伪卡、信用卡套现、电信网络诈骗、洗钱等。

相关阅读
PC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