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银行”为银行转型带来新变量
经济日报钱箐旎2019/4/30 10:37:42

“开放银行”无疑是当下金融圈里的一大热词:一边是银行与银行之间、银行与非银金融机构的合作与共赢;另一边则是银行与企业间的数据共享与场景融合。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开放银行”或将成为银行变革的新阶段。

多家银行争相“开放”

“开放银行”是一种利用开放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技术实现银行与第三方之间数据共享,从而提升客户体验的平台合作模式。

“我们认为‘开放银行’是未来银行的一种经营模式,通过开放产品与服务、交易与流程、数据和算法,并与金融科技公司、供应商、第三方开发者等其他合作伙伴共享,重构商业生态系统,为商业银行提供新的价值,提升竞争力。”浦发银行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API Bank是超级连接器和能力平台,更是一种新的业务模式和经营理念。”在他看来,通过API Bank将银行各类金融产品和服务,甚至非金融服务能力,向同业、用户、合作伙伴开放,即把浦发银行的服务植入到B、C、G端,无感融入所有人的生产和生活场景。银行将在各类场景中为客户或用户提供无处不在、无微不至的综合服务解决方案。

不只是浦发银行,在上海银行最新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业绩报告中,也重点谈到了开放银行对其业绩的影响。报告谈到,上海银行以“开放银行”深化“B2B2C”、“B2B2B”发展模式,金融服务与平台场景生态进一步融合,持续打造“电商平台资金管理”、“快线贷”、“在线理财超市”、“上银收汇”等业务特色,相继与银联“云闪付”、平安“壹钱包”等在“存、贷、汇”领域开展合作。2019年一季度末,上海银行线上个人客户数2194.48万户,较上年末增长7.05%,在同业中继续保持领先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2018年是我国国内“开放银行”元年。从模式上看,国内目前有四种“开放银行”的模式。

一是产品输出模式,即开放金融服务能力,将产品以API等形式嵌入到各个场景中,本质上属于一种新型的获客和引流模式。如浦发银行推出的API Bank。

二是开放平台模式,即银行通过搭建对外合作平台,确定规范,对外提供标准化的金融应用API、组件和服务,将银行业务植入各类商业生态系统,如武汉众邦银行,定位为“互联网交易银行”,构建数字化驱动科技赋能的开放型数字银行。

三是三方平台接入模式,即通过接口和第三方对接。如上海华瑞银行推出的“极限SDK”产品实现了“将银行开进1700万个APP中”的创想。

四是植入模式,即借助第三方平台或应用推广产品。如各家银行的微信银行、微信小程序等。

为整体战略转型服务

“开放”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战略转型。“过去一两年金融业核心指标增速显著放缓,中国商业银行平均净利润增速远低于2014年之前的水平,仅为最高峰时的三分之一,大部分银行难以实现双位数增长。银行业已全面步入4.0时代,金融服务无处不在,但就是不在银行网点,客户脱媒趋势日益明显,跨界竞争也愈发激烈。面对内忧外患,越来越多银行选择部署开启数字化银行战略来赢得竞争优势。”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兼麦肯锡中国区金融机构咨询业务负责人曲向军说。

深入分析最早布局“开放银行”的浦发银行也可以看出,“开放银行”实际上是作为银行整体转型的关键性变量而存在的。

记者了解到,浦发银行于2018年初确立了“以客户为中心,科技引领,打造一流数字生态银行”的新五年战略目标。建设一流数字生态银行是其应对未来市场快速变化和不确定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性决策,而建设API Bank无界开放银行是其中的一项关键举措。

据统计,浦发银行自2018年7月业内首家发布API Bank(无界开放银行)以来,生态场景及对接合作方数量稳步增长,开放功能既涉及直销银行开户、网贷、礼遇平台、出国金融、跨境电商、缴费支付等传统金融领域,也包括合作营销、资产能力证明等创新场景。截止2019年2月底,API Bank已开放接口共257个,对接中国银联、京东数科等共计92家合作方应用,日峰值交易量超百万。

一个值得关注的案例,是浦发银行通过与G端的深入合作,API Bank让政府服务变得更加惠民便民,使公共资源分配更加高效有据,这也是浦发银行支持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体现。例如浦发银行作是首批与上海口岸服务办公室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银行,通过API Bank与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进行快速对接,将金融服务内嵌于单一窗口平台中,为广大贸易企业提供在线付汇、购汇、申报等功能。外贸企业可通过上海单一窗口平台在线提交付汇、或购汇指令,仅需短短几分钟,足不出户就可以完成支付。

“这不仅从根本上为企业节省了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大大提高了企业开展跨境贸易的效率,也增强了单一窗口平台服务企业的深度和广度,充分发挥单一窗口信息枢纽作用,并有助于对进出口业务进行最小颗粒度、全链条的跟踪和管理,构建起跨境电商生态圈。”上述浦发银行负责人表示。

风险防控是关键内容

从未来趋势来看,董希淼指出,对银行来说,跨界的合作将成为一种常态,银行与银行之间,除了是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合作伙伴。“合作不是新闻,不合作才是新闻。”在他看来,银行与跨界机构之间的合作,预计也将继续推进。

一个业内共识是,场景与流量是银行稀缺且亟待补充的资源。“考虑到用户行为轨迹数据对授信更有参考价值,目前金融机构更青睐于具有消费属性的流量平台,如井喷流量平台抖音、垂直类流量平台健身类APP、专注城镇市场的拼多多等。而无场景要求的现金贷,用户转化率较差。”交通银行金融科技研究室研究专员张哲宇表示。

与此同时,对新消费的认可和对新技术的拥抱也是银行在选择合作伙伴的又一考量。如金融科技公司乐信在其最近召开的2019年合作伙伴大会期间,就与来自工商银行、民生银行、中国人保等数十家金融机构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51信用卡也在日前与中原银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将在智能风控、大数据技术等层面展开深度合作。

但在合作的过程中,要能行稳致远,必须同步做好其风险控制。“开放不是无原则的开放,要做好客户信息安全的保护,而且核心的能力应当掌握在银行自己手里。”董希淼表示,“尤其对中小银行银行来说,在金融科技的浪潮下,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心态去合作是没错的,但要充分考虑自身的资源禀赋,并将开放方向与发展战略相融合。在开放的过程中还要注意合法合规,充分保护信息安全和客户隐私。”

据浦发银行有关负责人介绍,API Bank的安全防护体系,是按照“分级匹配、权责对等”的原则,完整覆盖各类API和各类参与方。同时,切实加强内控管理体系建设,规范平台管理者、运营者、API所有者、开发者、推广者、使用者六大角色的管理,有效管控经营风险。在网络安全方面,着力建设立体式防御体系,不断提升实时感知、多重防护、朔源反制能力。

此外,交通银行金融科技研究室认为,不同于国外开放银行是由政府主导并推动,国内开放银行是由竞争驱使、市场驱动,其发展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无序性,亟需监管部门加强顶层制度设计、推动技术标准建设。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