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再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与libra有哪些不同?
新京报张姝欣2019/8/5 14:25:51

“央行要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在周小川任人民银行行长时,就已经部署了,并且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具备了基本条件。”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记者表示。

8月2日,在央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表示,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此前在7月8日举办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曾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

实际上在脸书发布了Libra数字货币项目白皮书后,引发了各国金融监管层对数字货币监管的关注。Libra是Facebook宣布推出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据其白皮书介绍,目的是建立一套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尚未落地,就被暂时搁置,原因是面临美监管层对其数据安全等问题的担忧。

央行宣布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跟Libra有何不同?法定数字货币定位如何?多位专家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是纸币的替身,是由央行发行的,包括Libra在内的一般的加密数字货币本身不具有货币功能,不可能冲击法定货币。

针对目前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难点,多位专家表示,或许面临技术、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自由流动、利用数字货币进行违法犯罪、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造和升级要难度大等问题。

法定数字货币是基础货币的补充 Libra无法对其形成冲击

央行宣布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可能如何定位?跟脸书宣布发布的Libra有何不同?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表示,互联网公司发行虚拟货币,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在现有国家治理模式下,都不可能冲击或者代替法定货币。而法定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的一种,武长海看来加密数字货币尤其是Libra为代表的稳定币不能也不可以代替法定数字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是纸币的替身,是由央行发行的,一般的加密数字货币本身不具有货币功能,政府不可能把货币发行权拱手让给一家企业,这个想法在长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武长海说。

针对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能定位,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央行的数字货币应该可以算是基础货币的补充。

陈文认为,像以前央行发行基础货币,要最终投放到市场,实际上是必须通过银行做渠道商,银行微观主体做一个渠道,但是像数字货币的发行,可以直接面向普通老百姓和非营企业,少了传导环节。

已具备发布数字货币基本条件 仍面临金融近处设施改造等挑战

央行近期频频表态表示将加快数字货币的研发。多位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支持,在Libra出现以及加密数字货币不断发展的今天,应该增强危机感,正视数字货币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建立合理的风险规避机制。

武长海表示,法定的数字货币发行是数字经济下的一种大趋势,各国央行都在考虑。

“我们应主动参与到这场数字经济新竞赛当中,应进一步放开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学术和技术讨论,迅速提升中国相关产业人士对数字经济竞争的认识水平。”,互金行业权威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黄震表示,目前中国的区块链企业的技术应该说在全球还是有一定的优势。一个是专利申请数和技术世界领先,同时,区块链落地项目很多,比如说基于票据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等,现在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和制度的落后是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Libra发行以后,马化腾有段话是讲得非常精辟的,这种发币技术早就有了,关键看监管。我们国家最近处在一个对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阶段,对互联网企业参与金融,尤其是发币的计划,是采取了高压式的强监管、严监管。目前政府叫停了我国境内所谓以区块的名义来进行发币的这些架构、项目、活动等等。”,黄震说。

针对目前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难点,武长海表示,目前要发行数字化人民币,面临以下三大挑战:一是技术问题,二是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自由流动,三是利用数字货币进行违法犯罪等。

黄震则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在周小川任人民银行行长时,就已部署且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具备了基本条件。“但数字货币用什么技术支持,以及定位是什么,还没有定下来。金融基础设施的改造、升级要时间,难度也很大。央行肯定要支持可以掌控的机构来参与,民营企业可能很难参与。”黄震推测。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