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揭秘百亿估值有底气:拉卡拉年内盈利 好饭不怕晚
21世纪商业评论陈晓平2015/8/19 20:46:01

  有一次开年会,让每个人喊出10年以后拉卡拉是什么样,孙陶然至今记得,有一名员工大喊“拉卡拉银行”,或许孙陶然的梦想并不止于此。

  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开玩笑说,准备找雷军要一块金砖,1公斤重的。

  大概5年前,雷军召集一帮互联网的创业兄弟,在饭桌上有两个约定:第一,大家创业要有梦想,有雄心缔造一家10亿美元的公司;第二,谁进入10亿美元俱乐部,雷军送一块1公斤的金砖。当年饭桌上的李学凌等人,都先后领过传说中的“雷军金砖”。

  2015年6月,拉卡拉集团旗下的拉卡拉金服宣布融资15亿元,估值过百亿人民币,孙陶然也有了领取“雷军金砖”的资格。10年前,这是雷军天使投资的一个项目。

  小米加步枪

  6 月20日,孙陶然公布融资消息的那天,圈内好友纷纷祝贺他,“他们不知道,10年间,拉卡拉一直用大刀长矛在跟飞机大炮对抗”。此轮增资之前,拉卡拉总共才融资5亿多元人民币,孙陶然坦言:“蚂蚁金服刚融资50亿美元,拉卡拉融15亿元人民币,可以说,10年来一直在不及对方1/20、1/30的资源下跟列强PK。”

  其实,在1年之前股权结构的变化中,即埋下了这笔融资的伏笔。

  联想控股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拉卡拉在2014年6月融资3亿元,联想控股又以3亿元价格转让10%的股权——彼时拉卡拉的估值在30亿元左右,加之增资稀释,其股权比例由53.13%降至36.4%。

  孙陶然解释说,联想之前控股拉卡拉事出有因。2010年,央行首发支付牌照,拉卡拉急于更换外资股东,当时时间紧迫,孙陶然就去找柳传志和朱立南(联想控股总裁)商量。加上需要持续投资,拉卡拉才决定接受联想控股。除了持股之外,联想也一直向拉卡拉提供3亿-4亿元的担保贷款,孙陶然说,联想的江湖救急“出于对我个人的信任”,对此,他一直心存感激。

  过去三年,不断有人打听拉卡拉是不是联想的“非卖品”。2014年,联想控股上市在即,按照香港联交所的规则,如果联想控股依然占据拉卡拉大股东的地位,那么联想控股上市后3年内,拉卡拉不能分拆上市。

  柳传志很开明,一贯相信企业要留人,管理层股份一定要合理。2014年,他放手旗下的拉卡拉、神州租车引进投资并允许管理层回购,给予两家独立发展的机会。

  即便如此,拉卡拉依然有着鲜明的联想印记,“在体系内,被称作‘联想控股的成员企业’,而且又没有占股51%以上的,我们是唯一一家,联想还专门发了一个特批的函。”孙陶然坦言,如果说联想的淡出给予了空间,那么15亿元融资的到来,则使其有了展开拳脚的资本。

  2015年,拉卡拉支付交易规模预计达2.5万亿元,与支付宝、财付通并列三甲。很多人评论孙陶然动作慢、没有前瞻性布局:10年前,支付宝就从广发银行挖了一组人研究风控,而拉卡拉起步时只有个把人;余额宝全民热议一年后,拉卡拉才推出信贷产品“替你还”。外界不了解其资金的捉襟见肘,“人家快,专门有一批人做预言,有一批人会布局,我们为什么慢?因为余量少,十几个公司加起来总共4000人,每个岗位、每个编制可丁可卯。”

  2012-2014年,拉卡拉处于未盈利阶段,运营完全依赖股权融资和借贷,孙陶然的压力可想而知。2015年,他预测公司将会首度盈利,入账15亿元之后更多了几分从容,“我们终于可以告别大刀长矛,用上小米加步枪了”。

  好饭不怕晚

  拉卡拉金服起家于线下支付,过百亿估值得益于其线下庞大布局:50万部终端机遍布社区店,每天产生70万-80万笔交易;以刷卡器为主的各种智能支付硬件,累计销售500多万部;在各中小店家撒下超过300万台POS机,POS收单业务全国第三。

  孙陶然说,拉卡拉创办的基因在线下,重点布防应用场景在社区店,准备增加理财和信贷产品,着手将数十万社区终端改造成社区金融服务站,在手机入口之外,他坚信社区店的入口价值,“一般,3000-5000人就有一家社区便利店,平均每天到店200人次,50万个店相当于每天独立IP访问是一亿人次,这是一个天量。”

  孙陶然何尝不希望在手机流量端有所突围,在BAT中,腾讯和阿里巴巴是他的直接对手(历史上,阿里曾是拉卡拉的战略投资者),理论上,百度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

  孙陶然与李彦宏同是北京大学1987年入学的校友,李在图书馆系,孙在经济管理系。两人也同是北大企业家俱乐部创始理事,素有往来,孙陶然跟李彦宏商量过合作可能,事情没成。后来芝麻征信增资,他又邀请李彦宏,李一度对此事很感兴趣,但是百度最终决定要做一个自己主导的征信体系。孙陶然说:“很多人更习惯于自己主导做事,人家那种地位,不愿意在一个体系内只占20%或25%,这种战略取舍跟咱们的私交没有关系。”

  BAT以外,互联网最强的生态体系是小米,孙陶然跟雷军是创业兄弟,他私下也曾问过雷军。然而金融被小米定义为四大中间业务之一,孙陶然明白“It's Only Business”的道理,公司的事情不能光凭兄弟情义私相授受,只好作罢。在他看来,互联网公司海量用户优势,进军金融,逻辑其实未必成立,“中国移动用户最多,他们什么都能做吗?”

  孙陶然有点费解,为什么有人铆着劲要来赶热闹,“电商的、做IT的、开餐馆的、卖烟花爆竹的,都说要进军互联网金融。金融绝对是高深专业,如何控制风险、评估风险,这个东西轻易学不会,想速成不可能”。

  拉卡拉信贷业务不良贷款率是2%左右,基于每天300—400万笔交易。前一阵,孙陶然与P2P公司的人聊了一圈,听说很多P2P的平均不良率为15%—20%,感慨:“太多的人不知死活要进来,这是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的事。比如,一些P2P公司,扣减利息成本、运营支出,减掉坏账,得收贷款方多少利息才能回本呢?”

  有一次,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在朋友圈发了一组行业数据,江很高兴,分众的框架屏——1个大屏加3个小屏,常常全是网上金融理财的广告。孙陶然在朋友圈回了他,“江兄,祝贺你呀,这帮互联网金融融了资之后,主要用途就是去你那打广告”。

  言及有关对拉卡拉价值的质疑,孙陶然不愿太多辩白。10年百亿估值,在互联网圈算不上有多耀眼,当A股5000点时更不值一提。不过他挺满足,国际上有一个“独角兽公司”标准的10亿美元市值,很不容易做到,“第一,我好饭不怕晚,是你的总是你的,按部就班、踏踏实实去做,不用着急跑;第二,吃好自己碗里的饭,不要去羡慕别人的红烧肉,红烧肉再香,那是别人的菜。”孙陶然时常说,任何企业要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至少需要10年。

  银行的梦想

  2014年5月起,拉卡拉开始发生巨变。彼时,拉卡拉旗下只有支付和电商两块业务,过去一年,孙陶然分拆电商业务独立发展,金融领域增加征信、信贷、理财等业务,构建了一个综合性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整体架构匹配蚂蚁金服。

  重要的是,业务量已经跑起来了。

  2015年1月—6月,拉卡拉已经完成80亿元的累计信贷额,较有代表性的产品是“替你还”,高峰时一天要完成近万笔交易,平均金额5000元,分布在30多个省市。“这种小额、海量、广泛分布的贷款,传统银行很难做。”孙陶然预测,今年拉卡拉金服的信贷规模有望超过300亿元,理财产品规模有望超过100亿元。

  业务不断开枝散叶,如何管理越来越复杂的团队?孙陶然第一个关键词是open(开放),“一定要做一个open的团队,这么多年,我参与创办的所有企业,个人持股都控制在45%以内。尤其不亲自经营的,股份控制在30%甚至20%以内,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利益都是你的,人家凭什么帮你?”

  “考拉征信”的股权结构即是一种例证。孙陶然创立时邀请了5家战略投资者,拉卡拉的股权占比不足40%,6月考拉征信再次启动股东扩容,估值增长不少,孙陶然本想要10亿元,认购资金超过预期,结果多要了5亿元,有原股东认为拉卡拉不需要那么多钱,估值有成长空间,不愿稀释太多,“我跟他讲,融资其实是结盟,股东多了,肯定关心、帮助我。”孙陶然解释说,投资者中,保险机构入局多,也是看中互联网与保险融合的机会。

  15亿元融资,除了补充运营资金,孙陶然准备大笔投资技术,“金融服务要求365×24小时不许间断,技术投入怎么多都不为过”。此外还准备成立一个创投基金,围绕拉卡拉的产业链和生态系统进行投资,投资方向有两个:一是丰富互联网金融内容,比如众筹、保险、理财等服务;二是能够带来流量的应用场景。

  孙陶然预告,“两个月以内会有一系列的大动作,包括组建两家合资公司,合作伙伴赫赫有名”,不为人知的是,拉卡拉已增资小额贷款公司,并已参股邮储银行的消费金融公司。

  10年中,拉卡拉市场变招,从社区自助终端、POS收单到智能支付硬件、“替你还”,其实一直有着清晰的演进路径,“银行怎么做的?从账户开始做,用户开户,把钱放在那儿,发生链接后,再推送贷款、转帐,理财”。

  拉卡拉初创时,有一次开年会,让每个人喊出10年以后拉卡拉是什么样,孙陶然至今记得,有一名员工大喊“拉卡拉银行”,或许孙陶然的梦想并不止于此。

  移动支付网(微信号:mpaypass)移动支付产业第一微信公众平台。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