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数据如何避免成为废物?
经济观察网2019/7/1 9:26:42

“未来,全球金融增长点在于金融科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的演讲中表示,人民银行应高度重视金融科技发展,并积极支持上海探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电子商务等新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的正确方法和路径,抢占金融科技的制高点,促进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

当前中国的支付在全球已取得领先地位,无论是扫码支付还是更新型的指纹、刷脸等生物支付,都在引领全球支付创新。而这背后既有市场的创新,也离不开金融监管的创新。

当金融科技机构积极利用科技探索金融业务时,依赖的是市场中的各类数据,从衣食住行等各类场景中汲取。而金融数据中,银行无疑是一座金矿。

“如果商业银行占有海量数据但不能深度挖掘、分析并有效运用数据来创造价值,这些数据就只能是一堆废物。数据只有用起来、活起来才有价值。以数据架构设计、数据挖掘管理、数据分析运用、数据价值创造为核心的数据驾驭能力,是数据经济时代现代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中国建设银行的行长刘桂平在2019上海高金(北京)论坛上表示,在数字经济时代,商业银行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现代技术发展普惠金融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银行从当前依靠做大资产规模增加盈利,逐渐转向利用大数据推行精细化的管理,盈利能力不断增强。

银行业正积极利用探索和运用金融科技发展金融业务。截至6月中旬,已有十余家银行设立金融科技公司。大型商业银行中建行、工行和中行,以及股份制银行中招行、民生、光大、兴业、中信等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商业银行的金融科技将贯穿所有前、中、后台业务,金融科技在提升用户体验、增加客户粘性、提高风险管理水平等方面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不断深化,给我们的金融行业,特别是金融供给侧带来了一些更重要的赋能。”金融壹账通监事长、中小银行联盟秘书长黄润中认为,大数据已成为金融行业的一个底层技术,而向纵深发展人工智能、区块链和云计算才是属于金融科技的2.0版本。5G时代,数据将会产生更多。

2019年是中国5G商用元年,目前已有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等四家获得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放的5G商用牌照。爆炸性的移动数据流量增长、海量的设备连接、不断涌现的各类新业务和应用场景即将成为现实。

“5G时代实现万物互联,可将风控的计算下推到各边缘计算结点,5G场景下的边云融合使风控可以进一步深入下沉到终端,使被动防御式风控变为主动出击式风控。”新颜科技CEO黄向前表示,金融机构可通过海量、多态、相互关联的物品数据识别企业或个人的自然属性,追踪行为特征,虚拟经济得以和实体场景相连接,有效解决数据的客观性问题,打造更为全面的金融信用评估体系。

由于5G将带来更快的应用程序响应和更广的设备连接,在智慧城市与金融服务领域,将有望探索更多可能。黄向前认为,智慧城市的建设意味着更全面的数据、更精准的金融需求、以及无处不在的金融场景。在未来的智慧城市中,金融服务和公共服务将全面自动化,金融机构则结合医疗数据、用户数据等提供支付、保险、贷款等服务;金融租赁行业依靠传感器实时回传数据,将更好地管理、检测出借物的状态;5G实现高速传输的场景下,沉浸式体验成为可能,虚拟柜台打破线下壁垒,建立线上面部直播,服务于证券开户,理财投顾等;AR及VR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如增强现实购物及物联网(车联网)消费等。

实际上,在最近各家银行积极推动的ETC业务,就是智慧城市与金融服务的雏形。银行未来将有望从ETC领域向更深的城市服务中探索新业务。

然而,这一切仍需要一段很长的探索之路。

黄润中则认为,金融科技虽已广泛应用于包括支付、信贷、资本市场、保险、信托等金融场景中,但金融科技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着数据质量亟待提升、持续性资金投入难以维系,以及缺乏复合型的科技人才等痛点,需要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予以克服。

“重大创新往往需要大量和长期的投资。”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教授在2019上海高金(北京)论坛上表示,作为科创人员承担着巨大的风险,当然希望能够带来一定的收益。这就需要市场有比较有效的退出机制、风险规避机制等一整套机制体系,来吸引不管是企业还是科研人员投入到科创的努力当中。

因此,设计并实施这一套机制将成为中国能否长期有效探索金融科技的重要方面。

“建设一个依循市场规律的、有效的、多层次的金融市场,不光是为科创企业和人员提供了资本,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了分享这些创新所能带来的收益机会。”王江称。

实际上,作为市场开拓者,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已在金融科技投资领域中探索多年,并已取得一定成绩。

“中国的钱很多,但是长钱非常少,短钱太多了。如果能够等上十年,能够帮助科技创新企业从小到大的成长,能够忍受科技创新过程之中的风险,十年磨一剑,十年树木,这样的钱在市场之上如此之少。”唐宁称,监管机构、政府帮助创投行业有更加切实可行的税收政策优惠,鼓励投早、投小、投新、投长,同时政府引导基金可以实施更加可行的返投政策,帮助创投机构在帮扶创业团队的时候真正拿出以他们为中心的各种条款、各种优惠。

“如果说未来的金融竞争在于金融科技的竞争,那么今天的竞争就在于如何培养金融科技机构,探索更多金融科技创新的机制上。”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称。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