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SWIFT无法踢香港出群?
看懂经济马超2020/7/27 10:32:36

扔掉你的刀吧,以刀杀人者死于刀下。——马太福音

可能是从贸易极限施压中尝到了甜头,使美国误以为SWIFT和香港脱沟,会完全复制与美国当时挥舞金融武器制裁伊朗、朝鲜等国家的情形,达到他们逼迫中国政府在就范的目的。

从理论上讲,商品是土属性的,流动的成本较高,提高外部准入壁垒,短期来讲对于内部商品体系的重建是有利的,但是资本是水属性的,在治理上永远是疏优于堵,提高主干水路的壁垒,那么必将形成其它的支流。如果将世界的货币体系比成长江水系的话,那么人民币就相当于珠江,而香港则是各大水系的交流之要地,一旦把香港踢出循环体系,咱们人民币的支流可能还没事,不过以美元为代表的主干道是必然决堤改道的。

也就是如果特朗普的货币当局继续使用极限施压的手段来对待香港,那么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先顶不住是美元的支付体系,甚至直接把本已摇摇欲坠的SWIFT拖入无尽深渊。

缘起——香港的发币制度

与美元及人民币等以政府信用为背书,央行发行货币的体系不同,港币本质上使用的是商业银行保证金发钞制度发行制度。1972年以前,香港是英镑区成员,港元与英镑挂钩,故发钞银行须按规定比例缴存英镑或合格抵押品后才能发钞。1983年开始香港实施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发钞行在发行港币时,须按1美元兑7.8港元的汇价缴存百分之百的美元准备,并换取金融管理局在外汇基金账目下发出的无息负债证明,才能发行等值港钞。港府发行硬币时,也须将港币或外汇拨入“硬币发行基金”作储备。港币的发行采取以100%外汇储备作后盾的形式,这对维持港元汇价的稳定有着很大的支持作用。

用简单的例子类比,假如把香港比作一个游乐场,那么用于游乐场中游玩的游戏币完全是使用美元购买的,如果强制禁用美元兑换游戏币,那么这会使游乐场寻求使用其它货币来替换美元,这最终损害的是美元的流动性和信誉指数。

初识——SWIFT到底是什么机构

笔者看到一些文章在介绍SWIFT时,说SWIFT就是国际支付系统,其实这种说法是相当不准确的,因为SWIFT根本不是什么支付系统。

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一个国际银行间非盈利性的国际合作组织,其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同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和美国纽约分别设立交换中心(Swifting Center),由于SWIFT报文的格式具有高度标准化的特点,目前国际信用证的相关操作,基本都是通过SWIFT电文形式完成的。

可能以上介绍并不直观,下面笔者为大家举一个例子,假如我是一个留学生的家长,现在需要给在美国读书的孩子汇出一些美元,那么我要先到银行的柜台进行购汇;然后通过选择SWIFT渠道进行汇款,银行在收到业务申请后,就会通过SWIFT系统向国外代理行发送汇款委托书;由于SWIFT没有清算功能,因此国外代理行在收到委托申请后,一般会通过CHIPS(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将相关汇款款项划播给汇入行;汇入行在收到相关汇款后,通知收款人取款。

这个流程示例告诉我们的一个关键信息就是,银行间的资金划播等清算行为并不是通过SWIFT系统进行的,SWIFT所做的是传递汇款凭证等清算信息。简单来讲就是SWIFT不是国际银行间的银联,它不进行清算,只是清算信息的搬运工。

探秘——SWIFT制裁朝鲜效果为何如此显著

2017年朝鲜由于向日本海试射弹道导弹而受到制裁,SWIFT就宣布切断所有朝鲜的银行与SWIFT网络的联系,并要求其它金融机构不得代理朝鲜的相关业务,否则也将面临制裁,此举被认为是金融核武器,因为这完全切断了朝鲜金融体系与外界的联系,使朝鲜的经济濒临崩溃。

在分析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前,我们需要一起来认识一下SWIFT网络中对于成员机构的标识方法,也就是SWIFT识别代码的相关情况。

银行识别代码:银行识别代码(Bank Identifier Code---BIC),是每家申请加入SWIFT组织的银行都必须事先按照SWIFT组织的统一原则,向SWIFT机构进行申请的,用于在SWIFT电文中明确区分金融交易中相关的不同金融机构。每家银行都有自己特定的SWIFT代码,相当于银行的身份证号。而这十一位代码可以拆分为银行代码、国家代码、地区代码和分行代码四部分。

银行代码(Bank Code):由四位英文字母组成,每家银行只有一个银行代码,并由其自定,通常是该行的行名字头缩写,适用于其所有的分支机构。

国家代码(Country Code):由两位英文字母组成,用以区分用户所在的国家和地理区域。

地区代码(Location Code):由0、1以外的两位数字或两位字母组成,用以区分位于所在国家的地理位置,如时区、省、州、城市等。

分行代码(Branch Code):由三位字母或数字组成,用来区分一个国家里某一分行、组织或部门。如果银行的BIC只有八位而无分行代码时,其初始值订为“XXX”。

以中信银行北京分行为例,其银行识别代码为CIBKCNBJ300。其含义为:CIBK(中信银行机构代码)、CN(中国国家代码)、BJ(北京地区代码)、300(分行代码)。

也就是说SWIFT会根据国家与地区两个维度来分辨朝鲜金融机构的范围,并将这些机构踢出SWIFT网络,来切断朝鲜与世界金融体系的联系,从而使朝鲜无法在国际市场上获得购买物资,从而达到制裁的目的,这种的手段也被不少评论家,称为金融核武器,可以说这样的制裁手段甚至超出了其最初的效果预期。

破局——为什么SWIFT无法踢香港出群

不过SWIFT在朝鲜、伊朗等国的制裁手段,根本无法在香港复制,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制裁朝鲜是联合国决议,但香港完全是中国内政:虽然将朝鲜踢出SWIFT网络是由美国强力推动,但在名义上SWIFT还是在执行联合国的决议,在2017年联合国发布一份长篇报告,专门描述朝鲜如何绕开金融制裁,维持与国际金融系统的联系。报告中还特别提到了SWIFT等帮助朝鲜政府维持与外界联系的机构,并明确指出SWIFT与朝鲜银行开展业务本身就违反了安理会的决议。因此作为一家国际性金融联合组织SWIFT对于朝鲜、伊朗等国的制裁,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形成的决议,这本身无可厚非的。

但是香港问题纯属中国内政,联合国是不可能干预的,因此要SWIFT执行美国的决定去制裁香港,这背后的政治、法律风险极高,甚至让SWIFT背负巨大的违约赔偿责任。从这个角度上看将香港踢出SWIFT网络的操作不可执行。

踢香港出群,SWIFT将只剩空壳:在2017年被SWIFT踢出网络的朝鲜银行机构一共只有7家,制裁伊朗的银行时银行数量也不超过10家,这对于SWIFT的8000多家接入机构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通过分析上文所到的SWIFT银行识别代码可以发现,以“HK”为地区代码的金融单位,也就是在香港开立分支机构的银行有近7000家之巨,占SWIFT全部接入机构的80%以上,一旦把香港踢出网络,那么SWIFT将只剩现在规模的10%多一点,这使得SWIFT面临土崩瓦解的风险。

美元断供香港,汇丰等行面临崩溃: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自由港,为汇丰、恒生等国际著名银行,贡献了超过一半以上的利润,让他们完全切换与香港分支机构的业务往来,将使这些西方金融体系内的系统性银行直接濒临倒闭。

不过汇丰、花旗等银行的最大特点就是西方金融体系的业务虽多,但是在大陆的资产规模却很小,对西方的影响极大,但对我国却无足轻重,因此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推行SWIFT踢香港出群的决定,也是非常不明智的。

解局——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

以我们刚刚所举的游乐场为例,假如SWIFT真要踢香港出群,那么我们要付出的是游戏币押金币种转换的成本,但是美元的支付体系却要付出从流动性到信心乃至系统性机构崩溃的巨大代价。当然金融体系以稳为主,我们不会主动寻求这样的变局,但是美国真使出这种手段,我们也不必过于担心。

正如前文所述,SWIFT网络本身只有信息传递的功能,必须与具体币种的清算系统,如人民币的CIPS、欧元的TARGET2、英镑的CHAPS、日元的FXYCS与才能发挥作用。因此SWIFT更像是银行间的即时通讯软件,而微信即时通讯软件的最大特点,就是要以用户数量为核心,主动将用户列入黑名单的行为,都会对SWIFT自身的信息网络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近些年来SWIFT遭受的挑战不断。

在2014年,为了不失去经济和金融自主性,俄罗斯率先表态建立SPFS,以防范SWIFT被禁之后的风险。在2018年德、法等欧盟国家,也在伊核问题上与美国分歧加剧后,开始打造以欧元为结算标的INSTEX(贸易互换支持工具)。目前已经有德国、法国、英国、比利时、丹麦、芬兰、挪威、荷兰和瑞典加入该结算机制,INSTEX也完全可以绕开SWIFT的限制,使欧盟企业能够继续与伊朗进行资金往来。

而且从更高维度上看,以我国的DCEP,脸书的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计划,其实是打造了一个信息交换、确认与资金清算合为一体的支付网络,其技术架构比SWIFT有1代的领先,因此如果SWIFT真要踢香港出群,那么我们完全可以使用CIPS加DCEP的组合拳,来全面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可以说我们的反制手段已经完全就位,一旦美国开启极端手段我们也完全可以保证自身的金融体系稳定。

(作者为金融科技专家、阿里云MVP)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