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对人民币国际化及跨境支付体系作用几何?
澎湃新闻2020/8/21 9:59:58

数字人民币(DCEP)已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等四地先行试点,未来会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吗?

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有两个指标:第一个指标是,国际贸易中大家过手的货币量在国际贸易总交易量的占比,“美元占比大概是40%,欧元是34%左右,人民币大概占2.2%。”第二个指标,各个国家政府的外储中的百分比,美元约60%,欧元约20%,人民币约2%。

“国际化就是指一个局部的法币在两项指标中更广泛地被人接受。”胡捷说。

那么,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能否增强这两个指标?又需要哪些条件?

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设想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主任鞠建东近期在“金融制裁与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一文中指出,我国金融安全面临九大挑战,对此,必须加快数字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升级,推动建立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王永利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法定货币或主权货币,其能否促进国际化,首先取决于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这是与人民币整体的国际化分不开的,其次才是数字货币能否推动新的更加高效安全的收付清算体系建设。

数字货币能否推动新的更加高效安全的跨境支付结算体系?

万向区块链与PlatOn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认为,数字人民币具有的账户松耦合、开放性好、点对点支付的特点,使其本身就不同于境外代理行、清算行和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跨境收付清算体系,天然适合跨境支付,在报文处理上理论上可以不依赖于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

“在跨境收付付清算基础设施方面,DC/EP也不是取代目前的代理行和清算行模式和CIPS,而是构成它们的补充。因为DC/EP的上述特点,它天然就具有这方面的潜力。”他说。

邹传伟指出,DC/EP跨境支付需要研究两个问题:第一,在完善KYC(认识你的客户)程序和要求前提下,提高境外居民和机构开立DC/EP钱包的便利性。第二,如果境外居民和机构对DC/EP的需求很高,人民银行要与所在国家的中央银行合作,以尊重对方的货币主权。DC/EP应以开放友好的方式走向世界。

鞠建东则在上述文章中写道,运用区块链等新技术全力实现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功能,通过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DC/EP)解决计价问题,暂时搁置人民币的储备功能,在(DC/EP)框架下完善人民币与其他货币的直接汇率询价机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

鞠建东认为,要注意两个关键:

第一,是攻克现有体系的网络外部性,实现新体系的网络外部性。网络外部性是指:接入体系的用户数量越多,所有用户所获得的价值会呈几何级数增长,一旦该体系被大部分市场主体接纳,其便利性和低成本则无法被超越,系统便会自发形成具有使用粘性的稳定网络。实现新体系的网络外部性并非没有可能。其一,新平台采用数字技术进行跨境支付结算,与现行的银行电汇等传统跨境支付手段相比,具有速度、成本和效率优势。其二,央行在初期可对数字人民币开展折扣兑换,对购买数字人民币用于新平台支付结算的企业或个人给予一定兑换折扣,增加数字人民币的使用需求。

第二,是如何确定数字人民币与其他法币的合理兑换比率。兑换比率既要对用户有吸引力,即不能扭曲性地低于外汇市场的法币交易汇率;又要防止投机资本利用不同平台进行套利,即不能扭曲性地高于外汇市场法币交易汇率。

鞠建东建议,央行在新体系建设中应坚持三个原则。服务原则:央行只负责数字人民币的供给、监管和清算,并对数字人民币余额进行定时清算。市场原则:央行将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结算领域的应用场景交给市场化平台主体运作,鼓励自由竞争。底线原则:央行作为监管者,负责实需鉴定、合规审查以及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税的“三反”工作,打击任何利用平台进行的违法违规活动。

需要根本上的金融改革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奇渊认为,总体上,数字货币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除了数字技术之外,仍然离不开最根本意义上的金融改革。

他表示,从长期来看,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能否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其主要约束条件不是技术,而是资本账户的没有完全自由可兑换。只有在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下,中国的数字货币才能实现高效的跨境支付清算。

“目前中国开放资本账户的条件来看,条件并不完全成熟,我们还需要加快国内金融市场的改革,尽快使这些条件具备起来。”徐奇渊称。

他指出,跨境资本流动的驱动因素,依赖于利率、汇率等基础价格的定价机制,以及风险的发现和定价机制。目前我国的汇率制度改革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不过外汇市场的流动性、衍生品的风险对冲工具还需要加强建设。当然,这些工作与资本账户开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需要统筹协调推进。

另一方面,徐奇渊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改革、以及市场主体本身的市场化改革,都还有很多功课要做,“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不到位、市场主体的非市场行为没有得到规范的情况下,作为金融市场基础价格的利率、以及在利率基础上的汇率、乃至资本金融账户的放开,都将面临较多的问题。”

邹传伟提出,DC/EP跨境支付将进一步增强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功能。但也要看到,DC/EP跨境支付初期主要用于小额贸易结算,而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功能中,“含金量”最高的是石油等大宗初级商品贸易结算。

“人民币国际化,还有人民币作为跨境投融资货币以及国际储备货币两个维度,这两个维度都需要我国金融业加大对外开放力度。”他表示。

邹传伟认为,DC/EP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并完善方案设计后,一旦理论可靠性、系统稳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场景适用性和风险可控性等有保障,就应尽快启动DC/EP跨境支付和DC/EP应用于金融交易场景的测试。

胡捷提出,三项指标决定了一个货币能否在“国际化”这一指标上领跑。

第一,发行法币的经济体应该体量大、品种多;第二,货币币值很稳定;第三,货币能自由兑换。

他表示,央行数字货币背后的新型支付清算体系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非常小。当前已有的清算体系虽然不是最理想的,但在全世界也是绝对领先的。

“加一个央行数字货币,相当于我们货币有了另外一种形态,用了一些可能不同的技术来支撑它的清算。”胡捷称,“但我觉得这件事情跟人民币国际化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与原来已有的人民币载体,在发行调控方面没有什么本质差别,只不过增加了一个不同形态的载体而已。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