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前行长李礼辉:我国数字货币实现路径要进一步完善
澎湃新闻2020/11/19 9:14:00

11月18日,2020金融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在论坛上,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发表了主题为《数字货币替代或颠覆》的演讲。演讲中,李礼辉探讨了法定数字货币的潜在的好处与存在风险和问题,并分享了他对超主权的数字货币是否会重构全球货币体系的思考。他表示,在数字金融全球建设中,中国应主动参与并积极争取话语权,监管的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努力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的统一标准。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

发行数字货币,要保持其可靠性和安全性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增长日益重要的驱动力。今年10月,深圳市政府联合央行开展数字人民币(央行数字货币)红包试点,以抽签的形式,面向5万名市民发放数字人民币。首次亮相的数字人民币面值为200元,设计上与纸钞相似,上方左右两处印有“国徽”和“中国人民银行”的图样。

数字货币试点测试已一步步走进人们的生活,也成为大家高度关注的热门话题。11月18日,在澎湃金融峰会上,李礼辉对此表示,“这是全球第一个进行投入试点的国家级的数字货币,并且是中国这么大一个经济体的法定数字货币,因此受到各方面关注。”

数字人民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具有法定地位而且国家主权背书,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法定数字货币到底会不会替代传统的货币和支付工具?这是当下大众热议的数字货币话题之一。李礼辉表示大家可能要进一步讨论法定数字货币的潜在的好处,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和问题。

与我国现行货币政策管控体系不同的是,通过法定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实时地把握结构性货币发行的情况,全程跟踪数字货币资金流信息,令反腐败、反洗钱、反逃税等工作得到更好效果。

法定数字货币的潜在好处可归纳为四个方面:第一可以节省成本,第二可以强化支付系统的公共属性,第三可以确保金融交易的可靠性,第四可以精准地调节货币的供应、加强货币市场的管控。

至于法定数字货币存在的风险和问题,李礼辉归纳了三点:第一,法定数字货币可能削弱商业银行初始信贷比例,因为央行可以通过法定数字货币直接吸收存款,那商业银行就要相应提高利率水平,保证资深存款及信贷。第二,法定数字货币更容易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在数字货币的状态下,一旦某一个金融机构发生问题可能造成更大影响。第三,央行拥有货币市场调控优势的权力,也会因此承担更多责任。当金融危机发生时,央行必须向市场提供更大流动性支持。

我国人口数量和金融市场规模居全球之最,我国发行数字货币,应该保持数字货币可靠性和安全性。对此李礼辉解读:第一,采取间接发行数字货币的模式,这种发行的模式即双层运营结构,这种结构最大好处跟现在货币发行架构完全一致,能够更好地管控风险、管控市场。

第二,采用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即央行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国内一些权威的专家认为,区块链技术发展到现在,尽管已经得到了各个方面的应用,但是这种技术仍然不能满足超大市场规模化运营的要求。所以央行不依赖单一的区块链技术,而要保持技术的中性。更重要的是保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模式,以保证货币政策窗口机制可靠性,和货币调控的效率。

第三,采用所谓的账户松口方式。目前微信、支付宝等一定要跟用户银行帐户紧紧绑定在一起,实行账户的实名制。数字货币采用账户收口+数字钱包,实现端对端转移,可以实现可控的匿名支付。更重要的是,不在中国银行开户外国人到中国以后,可以申请数字钱包从而获得链接支付的便利。现在设定中的数字人民币,它会替代流通中的现金。

李礼辉表示我国法定数字货币实现路径有必要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完善它的底层技术架构和应用场景的设计,确保高并发市场中的规模化可靠应用。“我们要考虑在数字货币人民币溢出情况下怎么样保证其系统运行的可靠性。同时应该有必要进一步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

虚拟货币很难进入大众化交易与支付场景

比特币也催热了数字货币大众关注度。其目前市场价格约为1.8万美元/个,像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正在升为投资或投机的工具。

虚拟货币会不会进入大众化支付与交易场景?总体上李礼辉认为,虚拟货币还有其生存土壤:一是在公域区块链的社区,虚拟货币是它的计价工具。二是虚拟货币可以匿名、可跨境,它可以成为资金非法流动的工具,也可以成为交易的工具。全球大市场需要值得信赖、管控的工具。

虚拟货币有两大缺陷:一是技术缺陷,来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架构,在这种架构下需要超大规模数据同步,它的效益比较低,运算思路比较慢,比特币现在无法解决输送的问题。二是它的统计性太重,很难看到以实体作为支撑。最高时接近2万美元,最低时跌了84%。未来发展趋势怎么样,投资或投机都存在很大风险,需要十分谨慎。

保护投资者的利益,防范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应该是成熟国家金融监管的底线。我国禁止做非法的证券交易和非法集资,李礼辉觉得,从目前的情况看,虚拟货币还是很难进入大众化交易与支付场景。

努力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的统一标准

去年10月18日脸书(Facebook)推出的虚拟加密货币Libra受到全球关注。Libra由21家联合创始机构共同发起的的,这21家联合创始机构都是全球性的移动支付和服务平台,在全球有超过21亿不重复的客户数。Libra分布式的对等架构和隐私计算技术,通过这个建立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点对点、端对端的交易平台。Libra用资产做支撑,以维护独立的数字货币的价值。

以Libra为代表的超主权数字货币会不会重构全球货币体系?李礼辉认为任何机构数字货币要做到可信赖必须具备这一些品质:一是具有公共信任机构的信任背书、二是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三是具有可靠高效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台、四是具有可审计的金融资产做支撑、五是有行政的许可的市场准入。

今年6月17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数字美元作为世界美元对我们有利,我们必须付诸于行动,不能因为错过一次技术变革而错失美元数字化的机会,导致美元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由此看来,美国很有可能会批准Libra,以在数字货币领域加强变革。

国内的金融业数字化变革呼唤创新,数字金融市场监管、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等制度正逐步建立完善的数字金融机制。在数字金融全球建设中,中国也应主动参与并积极争取话语权,通过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努力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的统一标准。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