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者GrabPay能打赢移动支付这场战争吗?
脸谱出海木岚月2018/6/28 9:06:21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网约车公司GrabTaxi Holdings Pte Ltd对其新近推出的GrabPay手机钱包获得成功很有信心,因为其App的活跃安装基础、高使用率和品牌知名度。尽管它已经是这个拥挤的市场的后进入者。

GrabPay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总经理Ooi Huey Tyng

GrabPay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总经理Ooi Huey Tyng在6月26日的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讲话时指出,“Grab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但用户非常活跃地使用Grab用作打车目的。”

“用户每天都在使用我们的App,用户已经很熟悉它了。”

“接下来就是使用具有熟悉用户界面的相同App进行付款,这是我们的区别。”

GrabPay是GrabTaxi Holdings的支付部门。

GrabPay于2017年11月首次在新加坡推出,在其推出两个月后有针对性地注册了1,000家当地商家。Ooi称现在签约的商家数量已经翻了四倍,达到4,000家。

今年早些时候,它表示马来西亚将成为推出GrabPay的下一站。

去年12月,GrabPay获得了马来西亚央行的电子许可证。

GrabPay手机钱包还配备了点对点转账功能,消费者可以通过电话号码进行转账。

当被问及GrabPay在新加坡学到什么经验可能会用来指导其在马来西亚的推广时,Ooi表示,“关键是向商家证明他们可以增加收入,而不必在GrabPay上投入太多。”

“我们的重点不在于商户的数量,”Ooi解释说,“我们在新加坡的计划是针对食品和饮料(F&B)商家,并帮助他们进入数字经济。”

“我们还向他们展示使用现金的繁琐,包括需要提供零钱时的麻烦。一旦他们看到这种好处,使用GrabPay就变得有粘性,我们看到了良性转化,“Ooi声称,“这可能是一个类似的策略,将在马来西亚使用。”

尽管如此,Ooi承认,两个国家中,使用现金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习惯。

Ooi指出,马来西亚央行统计数据显示,马来西亚80%以上的交易仍以现金形式进行。

但她仍然看好,认为三年前在新加坡,许多消费者仍然用现金支付打车的费用,但今天已不再是这样了。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而是解决使用现金的痛点以及让他们离开现金。”

为了让商家更容易转型,Ooi表示,商家最初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就可以使用GrabPay,但没有说明这个宽限期会持续多久。

当被问到何时GrabPay会最终向商家收费时,Ooi表示尚未确定。

“即使我们收费,我们也会确保商家能够负担得起,”她解释道。

Ooi还表示,GrabPay马来西亚的目标是在之后两个月中,从目前的500家注册商家增加到1,000家。

这500家商家分布在马来西亚八个城市,分别是:巴生谷、槟城、新山、怡保、马六甲市、亚庇、古晋和关丹。

这些商家代表有:Tealive,TeoChew Chendol,Devi's Corner,KGB Burgers,TedBoy Bakery,China House,Burps&Giggles,Kopi Ping,Big Bowl Ice and Coffee Gallery。

除了食品和饮料商家之外,其他商家也计划签约。Ooi承认F&B商家是Grab的最低目标,因为Grab也运营GrabFood的送货服务。

“我们首先想要利用GrabFood和GrabPay之间的协同效应,之后我们将把GrabPay扩展到其他零售商,”但她没有给出任何时间表。

GrabPay还与KLIA Express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乘客使用Grab的App支付其接送机服务费用,7月中旬可以使用。

除了这些商家之外,Grab还与Maybank战略捆绑,将在未来允许消费者在Maybank全国范围的QR商家网络中使用Grab credits。

GrabPay用户可以相互之间转Grab credits,并在使用该App付费时用户之间可以分配账单。

马来西亚手机钱包的市场正在升温,因为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争先恐后地通过智能手机获得无现金支付系统的蓬勃发展。

今年1月,Axiata集团的数字部门Axiata Digital Services Sdn Bhd推出了名为Boost的App,其目标是成为移动钱包的市场领导者,并承诺到2018年底合作商家将多达10万家。

Boost宣称其拥有超过250万用户及超过25,000个线上和线下商家。

在此之前的三个月,竞争对手Fave推出了其移动钱包FavePay,进入支付市场。FavePay声称可以在东南亚的三个国家的十多个城市使用。

除Boost和FavePay外,传统银行如CIMB Bank Bhd拥有Touch'n Go(一触即通卡)和CIMB Pay;Maybank拥有MaybankPay,它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第一个手机钱包。

与此同时,老牌科技公司正试图扩张,Green Packet Bhd的Kipple以及试图以BIGPay进入支付行业的非金融公司AirAsia Bhd。

挑战不仅在于多方参与,而且由于现金本身无处不在,因此几乎不可能被取代。

在新加坡,技术被认为是最先进的技术,但消费者并不买账。

马来西亚也是类似,业内人士承认,该国仍是现金为王。

Ooi承认市场上玩家很多,非常拥挤,但仍对Grab的成功机会持乐观态度。她认为,由于80%的马来西亚人仍然对现金充满兴趣,市场足够大,可以进入。

她表示:“市场分散,整合可能会发生,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区别在于GrabPay用户永远不必离开我们的Grab的App来使用该服务,随着我们在平台内推动更多交易,我们将增加更多服务。“

分析师观点

研究公司IDC估计,截至2017年底,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电子钱包交易金额分别约为4.5亿美元和5.2亿美元。马来西亚电子钱包交易占总交易金额的10.2%,而新加坡则为9.7%。

IDC研究经理Sui-Jon Ho表示:

“大多数电子钱包面临的挑战在于他们的固有品牌。”

“消费者可能会发现自己下载了某公司的电子钱包,只能在该公司的合作伙伴中使用。”

“但是有时候,这些合作商家很少与消费者之间有互动,这就提出了生态系统内的接受问题。个人不能通过他们偏好的钱包进行支付,商家不能接受所有的支付钱包。”

”支付渠道的分散削弱了支付行业获得突破的能力。市场上充斥着太多玩家和他们各自的主张。对于消费者来说,选择太多太多了。”

“事情是,不管付款方式如何,消费者的消费能力有限。像支付宝这样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见。”

“给一定时间,用正确的激励措施可以改变用户的行为或偏好。但是,对于这种变化的发生,需要解决生态系统供需双方之间的不一致问题。”

“在这方面,监管机构可以发挥作用。他们必须采取立场,决定付款时填写什么文件,商家或金融机构必须提供哪些实际支付功能。泰国银行最近授权的QR码验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跨境支付微信社群,有兴趣的朋友请添加群主:13798509971 备注:公司+姓名+职务+跨境入群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