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的再思考:数字科技的新姿势
未央网孟永辉2021/6/9 10:38:58

数字科技时代的来临告诉我们,科技对于金融的影响是深入且全面的。从互联网时代仅仅只是对金融行业进行渠道上的改变不同,现在这样一场以数字经济为主导的全新改变则是实质性的。无论是数字科技对于金融行业内部元素的重塑,还是数字科技对于金融外部形态的改造,其实都在为我们传递一个非常清晰且明确地信号,即,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金融新时代正在来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金融的内外部元素都将发生深刻且全面的变革,但是,金融的本质并未发生根本性地变革,所谓的金融依然是联通经济社会运行的毛细血管。金融之所以会发生如此深刻且全面地变革,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要建立与经济社会的联系,如果不进行变革,这种目的就无法达到。

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待金融的新进化,特别是数字科技时代的金融新进化,才是正确的姿势。一味地将金融的新进化看成是金融科技化的必然,抛开了与之密切联系的外部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所谓的金融再进化或许仅仅只是一厢情愿而已。金融范畴下的数字科技正在经历了这样一种调整,正是人们对于它的认识并不全面的结果,因此,正确地看待金融范畴下的数字科技的内外部环境,要比仅仅只是一味地以金融来讲金融更加彻底和全面。

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我们都知道,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玩家将金融进化的焦点聚焦在数字科技身上,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纵然是金融科技依然是遭受诸多质疑的。因为即使是金融科技,依然没有理顺金融与科技的关系,有人将金融科技称之为金融,有人将金融科技称之为科技。在这样一种模棱两可的摇摆当中,很多人开始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了金融上,最终,所谓的金融科技变成了另外一种金融范畴,并且在很多时候,扮演的是互联网金融接棒者的角色。

很显然,如果金融科技依然是金融的一种,那么,它只有规避掉互联网金融的陷阱,才能行稳致远。然而,事实情况却是,很多的金融科技玩家并没有规避掉这样一种问题,仅仅只是把金融科技看成是一个概念或者外皮,继续从事互联网金融的业务。在互联网金融业已被证明无法真正长久发展的大背景下,金融科技的这样一种发展路子势必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困境和难题。

很多从互联网金融转型成为金融科技的玩家遭遇到的困境,特别是他们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依然无法找到互联网金融模式之外的发展新模式,最终让金融科技彻底沦为了互联网金融的外皮。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以数字科技为代表的金融新进化开始出现。

同金融科技依然抱着金融的迷梦不放不同,那些投身到数字科技的玩家开始探索金融之外的发展新路子和盈利新模式。不容置疑的是,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是可以规避掉互联网金融的痛点和难题的。然而,一味地规避掉互联网金融的陷阱还远远不够,真正找到金融数字科技化的商业闭环,才能让它走得更加长远。

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玩家们之所以无法打开金融数字科技化的困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并未真正弄清楚金融数字科技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最终让金融数字科技化带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笔者认为,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极目的和意义在于让金融更好地回归实体,回归经济社会的主流,而不是进入到金融的独立王国。之所以会有如此判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无论是金融内部,还是金融外部,都在发生一场深刻而又全面的变革。金融作为联通经济社会发展的毛细血管,如果再不去进行变革,就无法再发挥它的功能和作用,无法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

认清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这样一个终极的目的和意义,我们才能真正明白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真正方向,而不仅仅只是把所谓的金融数字科技化看成是一个向B端赋能的方式和手段,非但无法真正促进金融数字科技化的发展,甚至还将会把它带入到死胡同里。我们现在看到的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玩家之所以会遭遇现在这样的困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金融数字科技化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当我们真正认清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极目的和意义,才能避免将它的发展带入到金融科技的怪圈,真正找到让金融回归经济社会,回归实体的正确方式和方法。综合来看,所谓的金融数字科技化的正确姿势应当包含如下几个方面。

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点不在金融,而在实体。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玩家之所以会陷入到困局当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仅仅只是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点放在了金融上,而没有真正落脚在实体经济上。因此,在很多时候,我们看到这些玩家提出了很多数字科技的新方式和方法,但是,最终他们还是无法将数字科技的发展带入到发展的快车道,所谓的数字科技依然还是一个在金融范畴之下的存在。

其实,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点并不在于金融,而是在于实体。真正衡量玩家们成败的关键并不在于他们服务了多少家金融机构,获得了多少用户,而是在于他们是不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将金融再度与实体经济结合。因此,探索金融数字科技化与实体经济结合的正确方式和方法,要比仅仅只是将金融数字科技的终点停留在金融本身更加长久。

这就需要玩家们将金融的数字科技化看成是一个一以贯之,从始至终的过程,通过打造一个从产业前端到末端的商业闭环来保证金融数字科技化可以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若要实现这样一个目的,我们就要改变金融的功能和属性,将金融从传统意义上的资本、资金等范畴,上升到数字、数据的范畴。通过数字、数据的基础性,借助数字、数据的底层性来达到让金融可以更好地与实体经济进行深度融合的目的。因此,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点放在实体经济身上,并且让金融经历了实体经济的通道,再度回归到金融,从而建构一个生态闭环,或许才是保证金融数字科技化可以长久发展的关键所在。

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目的是虚实结合,而非虚实分离。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经历的是一场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分离的过程,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实现的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两种业态,并且这样一种二元结构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这是以互联网模式为主导互联网经济之所以会受到如此多的诟病的根本原因。当新科技对于互联网以及传统行业的发展开始深度影响,互联网时代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二元机构开始被打破,虚实结合成为一种必然。

金融数字科技化便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诞生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金融的数字科技化是规避互联网式的发展模式的困境与难题的方式和方法。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我们却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景象,即很多的玩家并不仅仅只是从虚实结合的角度,而是从虚实分离的角度来操作和实践的。

可以确定的是,仅仅只是以这样一种发展模式并不能够促进金融数字科技化的长久发展,甚至还将会把金融数字科技化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我们看到的玩家们当前遭遇到的困境正是这样一种现象的直接体现,换句话说,玩家们并未真正通过这种方式让金融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甚至再度让金融与实体经济进行了分离。

当我们思考金融数字科技化的正确姿势的时候,应当更多地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的角度,而不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分离的角度来考虑。这就需要玩家们不仅要专注与金融的数字科技化,还要关注的是实体的数字科技化,在金融与实体都完成了数字科技化之后,再将两者进行融合,最终实现虚实结合。这才是金融数字科技化的正确方式和方法。

金融数字科技化并不一种改造方式,而是一种新形态。很多的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玩家仅仅只只是把金融数字科技化看成是一种改造传统金融机构的方式和方法,于是,他们便将改造了多少的金融机构,当成是终极目标。纵然是处于头部的那些玩家,亦不例外。仅仅只是把金融数字客户化看成是以一种改造方式的做法,依然还沉浸在流量的思维里,并未真正跳出互联网式的发展模式。

在分析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极目的和意义之后,我们会发展,所谓的金融的数字科技化并不是一种改造方式和工具,而是一种新形态。这种新形态,正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将金融数字科技化看成是一种新形态,而不是一种新工具和新手段的时候,它的发展才能跳出互联网思维,真正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笔者认为,金融的数字科技化蜕变出来的是新金融。这个新金融应当包含数字金融、智慧金融、普惠金融等诸多形式。尽管有如此多的形态,它们的背后其实都暗藏着一条准绳与主线,即,它们都是未来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本身而诞生的。换句话说,金融数字科技化衍生而来的新形态的终极目的,其实是为了更好地让金融回归实体服务的。

真正弄清楚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终极目的和意义,并且真正找到了金融数字科技化的正确方式和方法,所谓的金融数字科技化才能跳出互联网式的发展怪圈,真正让金融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而不再仅仅只是一个以金融为终局的虚假表演。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