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再破一起500亿元“跑分平台”案 已抓获38名犯罪嫌疑人
新华社李铮 李恒2021/5/18 14:50:33

全国开展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以来,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侦破了一起特大网络“跑分平台”案,该团伙研发“跑分平台”App非法洗钱,涉案流水金额高达500亿元,平台软件销售到全国20余个省市,目前已抓获38名犯罪嫌疑人。

流水高达500亿元辽宁破获“跑分平台”洗钱大案

2020年4月,一则内容诱人的网络兼职招聘广告引起了本溪市公安局民警注意。广告中博取眼球的赚钱字样,对有着不劳而获心思的人极具吸引力。

本溪市公安局溪湖分局局长李良说,通过网上网下同步摸排深挖,我们联合经侦、网安部门梳理出一条集源码开发、销售、维护、运营等于一体的非法使用“跑分平台”为跨境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行为提供结算服务的黑灰产业链条。

据介绍,这家位于大连的科技公司2017年以来身披合法外衣,组织人员研发、销售、维护、运营四方支付平台(俗称“跑分平台”),经营网络遍布辽宁大连、福建泉州、湖南浏阳等7个城市。

在充分掌握证据后,2021年2月,本溪警方出动警力150余人,先后赴福建泉州、湖南浏阳等7个城市,抓获犯罪嫌疑人38名,关闭“非法搭建四方支付平台”服务器8个,查扣银行卡700余张。“初步统计,该案涉案流水金额高达500亿元,在同类案件中也属罕见。”溪湖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顾楠说。

黑金变白,解密“跑分平台”运作模式

本溪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梅广辉告诉记者,传统电信诈骗的资金流或直接、或间接都能找到犯罪嫌疑人的影子。而“跑分平台”加入后,电信诈骗受害人的资金都是通过完全不关联的渠道进入资金池,最终归集到犯罪嫌疑人手中。资金流更隐蔽,打击难度更大。

本溪市公安局侦查发现,“跑分平台”有一套完整的运营模式:开发运营“跑分平台”App的犯罪团伙是这个黑灰产业链条的“头部”,他们将开发的软件出售给各地的“跑分平台”或自己直接经营牟利。“跑分平台”会通过“水房”将赃款快速“拆箱”洗钱,“水房”则是通过向“码商”购买大量“卡农”“码农”的公民个人信息,包括银行卡号、个人收付款二维码等以实现洗钱目的。

记者采访了解到,“码农”地缘分布广泛、来源多样化,一般以90后、00后无正当职业的年轻人为主,包括年轻农民、城市打工仔、在校大学生等,他们法律意识较为淡薄,喜欢投机取巧。他们出租自己的银行卡,微信、支付宝二维码等以此赚取佣金。

办案民警翟耀说,犯罪团伙通过“跑分平台”App积聚资金,然后系统会以类似网约车“抢单”的运作方式,自动匹配多个“码农”收款,帮助犯罪分子将“黑钱”洗白。每笔金额并不大,看似都是合法的资金流水,实则“大有猫腻”,正常的侦查手段很难识别。

开发“跑分平台”软件,需要具备一定的计算机软件编程专业知识。本溪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王洪臣说,涉案团伙以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为主,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懂技术,通过一些编程手段钻空子。

警方提醒:切莫贪图小利,沦为洗钱犯罪帮凶

据介绍,“跑分平台”类犯罪隐蔽性极强,通常呈现跨地域、跨领域特征,上下游犯罪常常分处于不同地域甚至不同国家和地区,增加了打击难度,而且该类犯罪将电信、网络、支付结算、社交软件相结合,导致犯罪的危害性和影响面更大更广。

“打击电信诈骗犯罪,打击‘头部’是关键。”梅广辉认为,目前电信诈骗犯罪团伙一般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环环相扣,暴露出来的多以底部“码农”为主,从法律层面而言,“码农”定罪尚难且多如牛毛,只有打击支撑整个产业链的“头部”,才能真正一网打尽。

“‘跑分平台’往往打着兼职招聘的旗号,以高额佣金为诱饵,吸引‘码农’出售自己的收款二维码。‘码农’个人收款码一旦参与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实质上就是不法分子的洗钱帮凶,将要面临经济损失和承担法律责任双风险。”溪湖分局经侦大队民警芦煜伟提醒广大群众,个人要加强法律意识和保护隐私意识,不得随意租借自己的身份信息给他人;任何人都不得非法售卖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要珍惜手中的社交账号使用权,不要轻易被网络上的高额利润所诱惑。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知识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刊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