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钱支付完成负责人变更,近期再传被卖!
移动支付网2021/8/2 9:36:03

央行官网信息显示,7月28日,第三方支付机构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钱支付”)支付牌照信息发生变更,符之晓取代曲德君成为该机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

事实上,从工商信息来看,符之晓于此前6月25日就已成为快钱支付法定代表人,而且其取代的并非曲德君而是穆矢。

曲德君于2002年加盟万达,职务一路高升,从万达商业管理城市公司老总,一直干到万达商业地产执行总裁。在万达集团宣布进行第四次转型时,曲德君成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负责人,该集团旗下主要有四大业务板块,包括数字商业、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服务,收购而来的支付公司,自然也在这一板块下。随着万达在网络科技业务的失利,曲德君职务几经调动后,便离开了万达。

接替曲德君的是穆矢,加入万达前,他曾先后担任浦发银行副行长、董事会秘书。后作为万达金融最主要负责人。穆矢曾担任过万达金融体系内10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高管,除了快钱支付,还包括万达普惠网络小贷公司、万达数金等。今年2月,根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的消息,穆矢涉嫌受贿、隐瞒境外存款一案,由上海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随后,上海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隐瞒境外存款罪对穆矢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穆矢之后便是如今的符之晓,相比于此前的两位掌门人,在公开渠道上关于其信息并不多。

公开资料显示,快钱支付是首批第三方支付机构,成立于2004年。2011年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最早资质包括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预付卡受理(全国)等。在首次续展时,快钱支付主动终止了后二者业务。

在2014年的最后几天,快钱支付与万达签订战略投资协议,万达也由此获得快钱支付的控股权。在后来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披露了收购快钱支付68.7%股权耗资3.15亿美元。2017年,关国光原股东悉数退出,万达金融也就实现对快钱支付的全资控制。

不过随着万达在互联网金融布局失利,以及“轻资产”战略的实施,出售快钱支付似乎成为一个不错的选项,从2018年开始便有了相关出售传闻。根据财联社报道,万达先后和苏宁、中石化、外资背景公司就出售快钱支付事宜均有过接触。

直到2020年,新的“意向买家”再次浮现,彼时在处于上市关头的京东数科(现京东科技)无限接近收购快钱支付,甚至进入了央行审批阶段,交易价格大约在16亿元左右。如果没有后来的监管变化,京东数科折戟科创板,这桩交易也许已经成行。普遍认为,京东科技苦于旗下支付牌照收单资质局限,看中的是快钱支付的全国范围收单资质,在服务B端商户数字化进程中,收单是重要一环。

但事与愿违,针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监管趋势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还在征求意见的支付机构新条例也明确指出,同一法人不得持有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10%以上股权,同一实际控制人不得控制两个及以上非银行支付机构。种种迹象表明,京东科技收购快钱支付已无后续进展。

直至近日,有知情人士向移动支付网透露,快钱支付又迎来了新的“意向买家”,一家名为掌上汇通的公司。据了解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战略投资股东背景包括IDG资本、华兴资本、宜信等。2013年上线PP钱包,以支付数据为基础,提供小额授信、信用融资等多类金融服务。

不过按照此前的“多次出售”经验,快钱支付易主显然充满不确定性。一方面,快钱支付牌照资质全、商户资源多,价格必然不菲,并且许多有明确需求的企业此前已经完成牌照布局,因此潜在买方数量大不如前;另一方面,监管趋严的环境下,支付牌照的吸引力在某种程度已有所下降,同时监管对于牌照并购审核也会更加慎重。

值得一提的是,有支付行业人士向移动支付网表示,在牌照并购考量中,业务“干净”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显然新买家并不希望处理过多“前任麻烦”,毕竟对支付机构的违规行为,监管可能追溯。

从央行公布对快钱支付的行政处罚来看,其历史罚单以数万元量级为主,且最近一次被罚已是两年前。而最大罚单要追溯到2015年,快钱支付福建分公司因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被央行福州中支罚款44万元。从合规角度来看,快钱支付尚属“优质”。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