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个人支付业务处劣势 手环是拉卡拉的新机会
网易科技报道2015/11/4 8:59:08

拉卡拉CEO 孙陶然

  刚刚过去的周末,是拉卡拉集团的第三季度总结会时间;会议地点选在天津盘山,据说是一座极难爬的山,山脚下酒店长年接待培训和拉练的团队。

  创立于2005年的拉卡拉,在移动支付市场和收单市场,份额均位居前三。根据拉卡拉提供的资料显示,其个人用户规模已经突破1亿,商户规模已经突破400万,2015年交易额预计超过2万7千亿元人民币。

  然而,在线上支付日益普及的今天,在创业十年之后,拉卡拉面临着新的挑战。

  “8+1”

  拉卡拉创立于2005年,一直到2014年7月之前,都在专心做支付。但是,过去的一年多时间,拉卡拉的业务条线迅速丰富起来,孙陶然把它们概括为“8+1”。

  第一个板块是支付,这是拉卡拉所有业务的根基。拉卡拉支付板块去年的交易量是1.8万亿元,预计今年将达到2.7万亿元。支付业务分为个人和企业两大块。个人支付,包括遍及全国便利店的350万台自助终端,大约1000万台刷卡器、收款宝等支付硬件,以及APP钱包。企业支付,包括约400万台POS机(全国第三),还有跨境支付和在线支付的业务。

  第二个板块是征信,其中分为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孙陶然着重介绍了企业征信的进展。目前,拉卡拉已经推出了“考拉商户分”,覆盖400万商户。今年底,“考拉商户分”将覆盖1000万以上的商户,预计明年覆盖5000万商户。与此同时,拉卡拉和光大银行联合发布了“光大拉卡拉联名信用卡”,这张信用卡的贷款发放完全基于拉卡拉旗下的征信公司考拉信用的信用评分。目前中国有7000万家中小企业,在央行有信贷记录的只有2000万家,其余5000万家在央行没有信贷记录,孙陶然认为市场前景可期。

  第三个板块是贷款,也分为个人贷款和企业贷款两大块。个人贷款主要有“替你还”和“现金贷”两个产品。“替你还”是拉卡拉2014年7月推出的“发薪日贷款”,专门为还款期限到来,仍没钱还信用卡的用户服务。贷款额度为5000元,最长贷款期限是4周。现在,拉卡拉每月为5万多人发放这类贷款。现金贷的最长借款期限是一年,最高额度是10万。企业贷款,拉卡拉可以为客户提供期限从3天到1年、额度从1000元到20万元的多种借贷产品。孙陶然透露,从2015年1月至今,个人贷款已经达到50亿,企业贷款达到400亿。拉卡拉预计今年整体贷款额度会超过1200亿元,“这是一个令我们都非常吃惊的数据。”孙陶然说。

  第四个板块是理财,这个板块的介绍,孙陶然一带而过。他介绍,理财板块主要提供货币基金等理财产品,利率有较低的4%—5%的产品,也有较高的7%—8%的产品。

  相对于前面四个板块,后面的几个板块是更新的业务,有的刚刚筹备,有的刚刚上线不久,有的正准备上线。这包括股权众筹平台、保险、商城、银行服务和考拉互联网产业基金。

  第五个板块是股权众筹平台,这个平台将在11月底正式上线,与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合作,主要是“为想做股权投资的个人提供投资机会”,孙陶然相信这个平台会让市场“眼前一亮”。他解释,股权众筹平台的核心是项目源,拉卡拉做股权众筹平台的优势就在于和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的合作。一般创业企业成功率不会超过5%,但是通过这个平台的筛选,希望在这个平台上的项目,100个当中能有60到70个让大家说“yes”。

  第六个板块是保险,这个板块正在筹备当中。孙陶然介绍,拉卡拉在上一轮股权变更中引入了保险公司股东,未来会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保险,降低成本、提高覆盖面。

  第七个板块是拉卡拉商城,主要是提供一些跨境的和国内的新奇特商品,为会员提供增值服务。

  第八个板块是银行服务,这个板块是由一个新的公司来完成。拉卡拉集团和北京旋极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北京旋极拉卡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旋卡信息)。旋卡信息主要是根据银行服务自动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为银行私人订制互联网业务输出、运营平台与金融合作平台。孙陶然介绍,这主要是根据小银行的业务需要,将拉卡拉的IT系统输出给小银行,比如手机银行收单系统是拉卡拉的强项。这样的银行现在全国有大约1000家。目前系统已在十几家银行上线。

  “8+1”当中的“1”,指的是考拉互联网产业基金。孙陶然表示,产业基金一期要拿出10亿元,以此培养拉卡拉产业链的外围共生系统。比如大数据,会是该产业基金首批宣布投资的项目之一。

  生态系统?不,共生系统

  “生态系统”这个名词,似乎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和小巨头们的最爱;但在孙陶然的计划里,却是要建一个“共生系统”,而非“生态系统”。

  他解释,“共生系统”是百花齐放的,其中每一个子系统都是独立成长,哪个长得好,就给哪个多浇水,资源向它倾斜。“生态系统”是相互制约、相互配合的,这里边有制定好的主攻方向,谁来冲锋、谁来打掩护都是设计好的。“我不认为任何一家企业有能力打造生态系统。市场经济是由消费者需求决定的,不是设计出来的。”孙陶然着重指出。

  但是,拉卡拉的“共生系统”有统一的后台支持系统。孙陶然介绍,这个“共生系统”有“五个统一”:品牌统一、用户系统统一、账户系统打通、支付统一、运营统一。

  拉卡拉的“共生”哲学似乎还包括了其与外部环境的关系。孙陶然坦言,拉卡拉在十年前创立是就是有雄心壮志的,不是仅仅想做支付,而是想做所有银行在做的业务。但是,拉卡拉的方式不是抢银行的业务,而是做银行提供不了或者不愿提供的服务。

  “比如电子支付,”孙陶然举例:“原来银行的方式是到柜台完成。再比如,在银行的贷和存的方面,同样有新需求。”

  前段时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到中关村考察,在听完拉卡拉的介绍后向孙陶然提出质疑:“你说的这些业务好像银行都能做?”

  孙陶然当场答复:这些业务都是银行做不了,或者不想做的事。他举了两个例子:拉卡拉的“替你还”每月大概为全国5万人发放个人信贷,人均5000元,平均贷款周期是3-4周。贷款小额且周期短、频率高、区域分布广,大多数银行不能做,即使能做也非常不划算,但是拉卡拉用一个APP即可完成。

  考拉征信和光大银行合作推出了“光大拉卡拉联名卡”,决定给哪些小微企业贷款、贷款额度多少,这是传统银行做不了的,这个是由考拉决定的。

  “就是这些长尾、小额、海量用户、高频次的金融服务,是互联网金融所擅长的。”孙陶然总结。这其中,支付公司有优势,因为有大量的支付业务打底。

  10月19日至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孙陶然亦在随访企业之列。这趟随访,孙陶然发现,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已处于领跑地位,英方合作者更多是希望从中方汲取经验和技术支持。孙陶然告诉媒体:“他们对我们的自助终端很感兴趣,他们现在用的产品还是我们三到五年前用的产品。”

  这次访问中,拉卡拉与英国最大的账单支付公司Allpay Limited签订合作协议,将共同建立一个跨境金融服务平台,并探讨在社区便民服务、智能穿戴设备以及跨境电商等领域的深度合作。孙陶然认为,下一步,投资将是拉卡拉很重要的拓展合作伙伴的方式。

  拉卡拉还有什么机会?

  孙陶然有个习惯,喜欢不停地在脑子里对拉卡拉的业务往前复盘、或者往后推演。“越是顺风顺水的时候,越要往前想。这就像开车一样,你在离障碍物500米的地方就看到了,就可以从容地刹车,避免事故发生。”孙陶然说。

  拉卡拉的未来,往前想,孙陶然唯一担心的风险是个人业务。他说:“如果是胜利,早胜利6个月和晚胜利6个月差别不大,我思考的主要是失败的风险和可能产生的问题。”

  “我不希望以后我们在个人业务方面瘸腿。”孙陶然坦言,“拉卡拉在商户方面是有优势的,但是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虽然位居第三,却与第一名差距很大。”

  “拉卡拉可能有一个机会,”孙陶然认为,“那就是手环。”

  根据9月15日易观智库发布的2015年第2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支付宝市场份额为74.31%,位列第一;财付通(微信支付+QQ钱包)市场份额为13.18%,位列第二;拉卡拉位列第三,市场份额为6.33%。

  今年9月,拉卡拉推出考拉手环,可以支持公交、地铁刷卡,还可以绑定食堂饭卡、住宅门禁卡等电子卡,并且内置中银通电子现金卡可在全国670万个支持闪付功能的终端上完成消费。拉卡拉希望手环的发布能够为其带来更多的个人用户。“这要看我们的团队了,如果我们干得好,我们可能会拥有一个日活几千万的APP;如果我们干得不好,我们可能只会拥有一个日活几百万的APP。”孙陶然说。

  孙陶然认为,手环是移动支付的终极解决方案。他分析,移动支付包括远程支付和现场支付。远程支付毫无疑问是通过APP完成。现场支付有三种解决方案:银行卡、NFC、二维码。“最终市场会选择NFC还是二维码,还需要时间检验。”

  孙陶然称,目前已经看到趋势,手环在各方面都受到了欢迎。对于拉卡拉如何应对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扫码支付的挑战,孙陶然表示,每一种支付方式都有一定的受理环境。目前,全国银行卡POS机有3000万台,而支付宝接入的商户目前大约20万户。他认为,如果支付宝要接入更多的商户,需要线下团队的工作,也需要时间。

  移动支付网(微信号:mpaypass)移动支付产业第一微信公众平台。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