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支付下支付产业的不安
移动支付网 | 慕楚 | 2019-05-20 19:09

刷脸支付的火热,给支付行业带来了惶恐,对陌生商业形态的不安,谁都害怕自身被淘汰。

自从2018年8月,支付宝宣布其刷脸支付已经具备商业化能力并逐渐普及以来。刷脸支付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可谓是支付行业各方热议的焦点,不亚于跨境支付与出海。

然而似乎少有人能够定论,刷脸支付的未来在何方。

硝烟已经弥漫

5月8日,马化腾与王健林结伴,在北京丰台科技园万达广场考察。期间,马化腾体验了刷脸支付。

这是继2015年,马云在德国演示刷脸支付之后,腾讯最高层首次公开体验刷脸支付。上一次,马化腾为产品站台,还是腾讯乘车码业务。由此可见,腾讯在刷脸支付方面,也将投入较大的人力物力关注。

在此之前,4月17日,支付宝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推出第二代基于线下消费场景的刷脸支付机具“蜻蜓”,定价1999元,相比第一代直降近30%。此外,最值得关注的还是支付宝的补贴政策,未来激励投入会高达30亿元。

而银联,在2018年12月于北京和上海小规模推行了刷脸支付服务。在今年4月底,银联再次对外宣布刷脸支付项目进度,在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试点刷脸支付。整体而言,银联的刷脸支付仍然停留在小规模商用或试点阶段。相比微信与支付宝的攻势,银联更像是谨慎的旁观者,尚无太大的动作。据移动支付网从一位从业者了解到,目前银联仍然在制定标准阶段,项目开发正在进行中。

暗潮涌动的对抗

除了公开的宣传信息,巨头之间在产品、政策、矩阵方面也开始暗自角力。

从产品名来看,2018年12月,支付宝将新一代轻量级的刷脸支付机具命名为“蜻蜓”,而在近期,微信支付则将自己的类似产品命名为“青蛙”,业界不禁调侃,这是“青蛙”吃“蜻蜓”的寓意吗?值得一提的是,与支付宝正式官宣不同,微信支付“青蛙”的命名一直没有较为正式的官宣方式。

在政策方面,移动支付网从可靠渠道了解到,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对刷脸支付的落地政策大同小异:

双互联网巨头都采用了“0费率”的形式推广刷脸支付,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央行明令禁止“0费率”宣传,二巨头是通过全额返佣的方式间接实行“0费率”,规避违规风险。此外,在促进交易方面,支付宝更加注重新增用户数,而微信支付则更加注重交易笔数。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传闻“青蛙”价格与“蜻蜓”一代的价格类似,都是2688元,但移动支付网获悉,“青蛙”2688的价格并非微信官方价,微信官方也并没有完全确定“青蛙”价格。

此外,银联虽然没有对外公布相关政策,但移动支付网获悉,其内部试点政策与两大互联网巨头大同小异。

产品矩阵方面,在支付宝“蜻蜓”的轻量级策略引领下,微信支付也开始从大型自助机向“青蛙”轻量级转变。核心模块的选用上,蚂蚁金服与奥比中光共同成立了蚂里奥推3D摄像头;而腾讯则与华捷艾米联合,推广刷脸支付终端。目前,支付宝的3D摄像头并没有开放,未来计划开放;而腾讯则趋向于与各个强企合作,共同推动其刷脸支付发展。

碍于监管层对创新技术的谨慎态度,巨头各方都在不断试探市场与监管的接受度。腾讯方面,虽然马化腾真真切切的体验了一次刷脸支付,在宣传口,仍然在“智慧”上下足了功夫,刷脸支付仅在文稿中有轻微的描述,而未在标题加强凸显。

微信支付官方稿件

反观蚂蚁金服,对刷脸支付的推广力度更大。2018年8月商用,12月“蜻蜓”一代上线,2019年5月,“蜻蜓”二代上线,在宣传口,造势都较为猛烈。但蚂蚁金服或许也有顾忌,2019年3月7日,是三八妇女节前所谓的“女生节”、“女王节”,支付宝便开展了刷脸支付营销活动。线下物料显示,3月7日-8日,女性用户刷脸支付可以享5折优惠,最高优惠10元,总计50万笔立减优惠。

支付宝刷脸支付优惠活动线下物料

但是在宣传口,支付宝在网络上并没有大肆宣传,以至于很多支付宝用户不知道有该活动,这并不符合互联网巨头一贯的作风。当然,本次优惠活动规模和金额并不巨大,用户补贴,名额50万,总金额才500万元,相比其他动辄上亿的补贴活动,支付宝有点试水的意思。

“目前主要还是要看支付宝怎么做刷脸。”一位刷脸机具从业者向移动支付网透露,“微信支付的“青蛙”更像是赶鸭子上架的项目,比较仓促,产品和政策体系还不够完善。”从各个方面来说,支付宝的刷脸支付都已经领先微信支付和银联,甚至监管。

对于支付宝更加狂热的对待刷脸支付,一位收单服务商则认为,碍于微信支付的社交高频属性,支付宝在线下移动支付市场压力一直很大,此外,银联也在不断进行市场补贴,迫使支付宝需要在另外一个维度进行市场竞争,开辟新战场。

巨头聚焦与激烈对抗,新技术的兴起,让整个产业有种变革的不安感。

刷脸支付下的众生相

“有一家收单机构,一次性订购了几百台蜻蜓,跟吃了药一样。”上述刷脸机具从业者如此描述“蜻蜓”二代发布之后,某收单机构的疯狂。

4月17日,支付宝上线第二代“蜻蜓”,定价1999元,如果加上各种优惠措施,支付宝是倒贴“1元”送蜻蜓2.0给商户。4月19日,不到2天时间,支付宝官方便宣布,1万台蜻蜓已经被一抢而光。

或许是收单机构真的预估到了刷脸支付的崛起趋势,押注重金。但也有另一种可能,收单机构在惶恐。

收单机构害怕市场被新技术所蚕食,二维码支付的崛起,蚕食了银联大量的市场,二维码支付延伸的聚合支付崛起,也让收单机构措手不及,所以才有“占坑”心理。此外,支付宝扬言“30亿”的补贴,也让收单机构看到了“巨头羊毛”,毕竟现在监管态势趋严,支付机构盈利能力不足。

而对于POS机具厂商来说,刷脸支付的兴起有喜有忧。一方面,新兴技术带来新市场,另一方面也害怕行业改变。“POS厂商肯定是不希望有刷脸的,这对他们是一种威胁。”一位终端商从业者如是说。

POS行业是一个有门槛也特殊的行业,产品、认证、渠道等各个方面的因素复合作用,才能赢得市场。刷脸支付,目前尚没有明确的认证标准,且以巨头为导向,传统的银行和支付机构渠道难以发挥作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刷脸支付目前仍然是一个补充,尚没有全面推开。

“POS厂商反应较慢,且是市场上已有的样式。”上述终端从业者如此描述POS厂商对刷脸支付机具的研发情况。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以AI算法著称的云从科技,也在近期推出了刷脸支付终端产品CF-FP-E1,可谓是走向前端,直接参与市场竞争。

产业的疯狂下,消费者似乎并不太热情。移动支付网记者从前不久铺设刷脸支付终端的深圳某人口密集城中村“萨莉亚”收银人员中了解到,刷脸支付的使用用户并不多,许多客户认为不安全,一晚上能够有一两个尝鲜就已经不错。

但从宏观数据来看,刷脸支付市场比较乐观。来自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的统计显示,目前,人脸识别在手机解锁、身份验证、支付等方面广泛使用,并成为了主流趋势,目前有85%的用户愿意使用刷脸支付等生物识别技术进行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刷脸支付机具并非只有刷脸支付功能,其摄像头还有扫码功能,在顾客不用刷脸支付时,这相当是一个扫码机具,可以提升机具的实用性。

刷脸支付,拥有怎样的未来?

“相对于二维码而言,刷脸不仅仅在于支付能力的接入,更多的是服务能力的拓展。而这也是对于商家而言,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支付宝锋笙前不久在7-11全面接入支付宝“蜻蜓”时,向移动支付网表示。

正如上文所述,刷脸支付目前仍然是辅助支付方式,如果没有更加符合商户需求的功能附加,刷脸支付恐难以段时间适应市场。

此外,另外有一个需要解决的场景需求,就是聚合的问题。在二维码时代,将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等二维码聚合,进而提供综合的商户服务方案,成就了聚合支付服务商。而刷脸支付目前仍然没有出现聚合的发展迹象。锋笙也表示,刷脸支付更加复杂,算法、通道和数据都不尽相同,因此短期内出现聚合的可能性不大。但从商户端来看,如果需要支持多种刷脸支付方式,就需要配置多个终端,这对商户的收银系统压力是非常巨大的。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已经有部分技术公司,尝试先通过刷脸识别,识别用户之后,再进行支付方式的点选。值得一提的是,这可能存在一定的合规性问题,是否会存在非持牌机构敏感数据截流的可能。目前,央行也正在制定人脸识别相关规范,或许未来规范出台,将推动刷脸聚合的发展。

对于巨头对刷脸支付的狂热,当下还有另一种看法是,刷脸支付仅仅是一个噱头,巨头的目的是为了以新型支付技术为名,推其商户终端及系统,由于商户系统拥有商户和消费者双方的经营及消费行为数据,可以更加丰满大数据矩阵,进而为用户提供真正的“千人千面”服务。

或许,刷脸支付的成功可能还差一个全民级的补贴活动,毕竟,早期人们对二维码支付安全的担忧,也是被高额补贴所消除。

刷脸支付讨论群,请添加群主微信号:15915712992 备注:公司+姓名+职务+刷脸入群

相关阅读
PC版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