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CEO张勇首谈淘宝拆分支付宝始末
TechWeb2017/2/23 17:36:30

阿里的业务常常“分分合合”:在外界看不懂的时候,把支付宝和淘宝分开了;在阿里妈妈独立发展得很好的时候,又决定把阿里妈妈“塞回淘宝的子宫”;后来,淘宝被一分为三。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受邀到湖畔大学“教课”,他在现场首次披露了支付宝和淘宝分开的始末,并表示这个举动“可能决定了阿里今天的命运”。

据他透露,当初做支付宝确实是为了解决淘宝的支付问题,但做出来了以后马云和高管们认为支付宝不属于淘宝,它可以适用于社会各个层面需要支付的商业场景。

现在看来剥离出来的支付宝实际上打开了一片天,本身因为一个主场景产生另外一个业务,这个业务最终又能够变成不只是刚才产生那个业务场景的附属物,而且它还变成了一个有独立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业务。

以下为张勇演讲节选:

在阿里九年多的时间,有很多觉得当时挺重要的,事后看起来更重要的时刻,或者说当时很揪心但是事后看起来很重要的时刻。

其中就有一件,是在我去了不久之后发生的,尽管我不是亲身经历,但是我觉得是非常英明的决策,可能已经决定了阿里今天的命运。

这个决定就是最早的时候,把淘宝、支付宝分开,这个事情我认为奠定了今天阿里基础格局,今天的蚂蚁就是原来的支付宝跑起来的。

那时候有一句话,我们可以这样讲,没有淘宝是没有支付宝的,支付宝是为了解决淘宝的问题才产生的,你要做网上交易,最后发觉支付是交易的必须,不然没有交易。

第二,为了解决买卖双方互相的信用问题,就是互相的信任问题,因为在网上人也摸不到,东西也摸不到,很难建立信任,阴差阳错想出一个支付宝的东西来。以前英文就有,就是Escrow,解决了到底先信任买家还是先信任卖家的问题,中间有一个中间账号,买东西的人把钱放进去,买的人拿到以后,确认一下,钱从中给卖的人,钱货两清,这个机制。

今天大家都是淘宝用户,大家也用支付宝,今天这个东西讲起来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当时确实为了解决淘宝的问题而产生的,也是因为这个,昨天我们还在跟一些团队讨论,今年我们也在东南亚收购了最大的电商平台,那边到现在为止,COD还是很高的比例,就是货到付款还是很高的比例。

他们跟我讲起来,货到付款做得怎么好,我说货到付款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因为货到付款对于买卖双方来讲是待遇不对称的,是不平等交易,我凭什么先给你东西,货到付款的退货率特别高,因为没有成本,我拿到东西以后,看了不满意就退了,对买家很好,但是那些卖东西的人不对等了。

它不是一个风险收益对称性的的交易,我们说Alipay要进去,要普及这个东西,而且正好有商业场景,让担保交易在东南亚能够起来,本身它是解决淘宝交易的问题,我说它的英明决定在哪里,很快马老师和当时的Joe他们几位做了一个英明决定,这玩意儿,它是因淘宝而生,但是它不属于淘宝,它可以适合社会各个层面需要支付的商业场景。所以就把支付宝给切分出来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切分出来,好处是什么?好处是它打开了一片天,本身因为一个主场景产生另外一个业务,而这个业务最终又能够变成不只是刚才产生那个业务场景的附属物,同时变成有独立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一个业务。

这里面体现了阿里非常重要的,就是在整个组织构架上,我们每过几年要做的事情就是分分合合,这个“分”决定了整个支付宝命运、决定了整个蚂蚁命运,没有这个“分”,充其量是淘宝里面的一个大部门,解决的是淘宝问题。它可能也不错,因为淘宝长,它也长,但是到现在,我们整个在PC时代的时候,支付宝整个份额,第三方份额已经跟淘宝平起平坐了,一半的流水来自于淘宝,一半的流水来自于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商业场景需要支付。无线时代更是了,无线时代所有线下支付变成了手机钱包支付,带来了这个场景。

但是我反过来讲,前面很多场合也都听到过,但是我想讲,这种“分”也是有代价的,代价是说你要保持商业场景和支付之间两大体系的协同关系。原来在一起就是一个部门,那么分开的话,其实支付有支付的场景,你当然很大,是我最重要的场景,但是当它发展起来之后,优先级就会调整。

昨天我跟蚂蚁同学还在聊天,他们最近也在做很多思考。井贤栋给我发消息说逍遥子,我必须每个月找你吃顿晚饭,我说挺好,我说为什么呢,他说很简单,其实阿里巴巴集团是蚂蚁的最大客户,最大的客户总要定期拜访。我们其实经常在一起,这么一说,“分”了以后,带来一个很大的市场场景,但是它又需要很多连接。“分”比“不分”要来得好,它带来的市场机会绝对是原来的场景下所看不到的,这个可能是我们在过去的很多年当中,其实是非常经典的一个“分”的例子。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