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勇:央行数字货币将促进我国支付产业健康发展
网易研究局范志勇2020/5/19 14:25:48

随着近期数字人民币将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等地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新闻曝光,可以预期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正式应用正在一步步临近。虽然各国数字货币目前尚未正式进入流通,但就人们所关注的几种主要的数字货币出行而言,可以分为私人部门发行的数字货币和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私人部门发行的数字货币如2019年脸书公司(Facebook)提出的天秤币(Libra)。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如人民银行正在测试的数字货币。

理论上,货币具有5个方面的主要职能,分别是价值尺度、交易媒介、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以及世界货币。价值尺度和交易媒介职能主要表现在货币可以用于计价和商品交易。支付手段和贮藏手段表示货币可以用于清偿债务和贮藏财富。世界货币则表示的是一国货币实现国际化。货币这几个方面的职能大致上呈现递进关系,其中较为复杂的职能以其基本功能为基础。

目前人民银行正在测试的数字货币,英文全称是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由此可见,当前人民银行对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集中在完成交易媒介职能这个层次。简单来讲,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目前的主要定位是以数字化的人民币取代流通中的现金。

我国央行数字货币与天秤币的区别

虽然都被称为数字货币,但我国央行正在测试的数字货币和脸书公司正在开发的天秤币(Libra)除了在技术上都没有完全依赖区块链和去中心化技术之外,在稳定机制、用途、使用范围以及监管机制等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差异。

首先从稳定机制上来看,Libra的发行是以发行公司的资产和销售天秤币的收入作为价值基础的。如果脸书的公司价值或者销售天秤币所获收入的再投资收益出现加大波动,甚至再投资资产计价货币之间的汇率出现较大波动,都可能会影响到天秤币价值的稳定。我国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完全建立我国央行和政府信用基础之上的,以国家法定强制力保证其流动,不涉及和外币的交换,因此更有价值稳定的基础。

第二,从基本用途来看,根据媒体已经披露的信息,天秤币预期将基本覆盖货币的全部职能。不仅可以用于交易媒介,脸书公司更是野心勃勃的将其发展成为具有投资价值的金融资产。从这一点上,天秤币有点类似“货币+共同基金”的概念。脸书公司甚至开始研究天秤币与其他主权货币之间的汇率问题。我国央行的数字货币目前定位主要用于发挥交易中介职能。由于为避免和商业银行的不对称竞争,央行暂不对数字货币支付利息,因此目前尚不具备作为投资资产的价值。

第三,从使用范围来看,天秤币将业务中心地注册在瑞士,再加上其价值基础是各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因此天然具有国际货币的属性。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目前只是在国内替代人民币现金使用。同时其发行也主要依赖现有的商业银行体系,不会对国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市场造成直接冲击。

第四,从监管角度看,天秤币是基于私人部门商业行为发行的数字货币,出于保障投资者利益的目的,需要各国政府联合对其进行监管。我国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虽然通过商业银行渠道发行,但却是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行为,监管风险低得多。

央行数字货币进入正式流通之后的影响

央行数字货币进入正式流通之后,将会在以下几个方面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影响。

第一,央行数字货币将进一步取代现金的使用。近年来随着我国数字技术和移动支付技术的快速发展,非现金交易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极大方便交易的同时,也降低了现金的使用成本。事实上,现金的使用和维护需要支付高昂的成本,包括现金发行、运输乃至防伪的巨额支出。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将有利于进一步减低现金的使用。与此同时,随着大额现金交易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将有利于央行和监管机构加强对洗钱、地下经济等非法活动的监管。

第二,与现有的非现金支付工具相比,央行数字货币将进一步促进交易便利化,对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与目前主流的支付宝和微信等商业化支付工具不同,央行数字货币是由中央银行提供的数字化支付公共服务。公共服务的成本由国家通过财政负担,降低了个人和中小企业使用数字支付工具的成本。除此之外,央行数字货币对电信基础设计的要求更低。据报道,央行数字货币在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仍然可以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的安全性相对支付宝和微信等商业支付工具更高,也更加有利于在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地区的地区普及使用。这对于降低中小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促进落后地区经济进一步转型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三,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将促进我国数字支付产业的健康发展。随着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一些基本的,对增值服务需求较低的支付交易会从现有的支付平台转移到央行数字货币。这将对现有支付企业造成一定的竞争压力,促使电子支付企业开发更具有细分性和针对性的新型数字支付产品和服务。

第四,在初步试验成功之后,央行数字货币在数字经济领域也大有扩展空间。大数据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其作为交易的副产品产生,并且能用于降低交易的不确定性。在私人企业垄断交易数据的情况下,不仅难以全面发挥大数据的作用,消费者的信息安全和个人利益还可能遭遇侵害。央行数字货币交易所产生的大数据由公共部门控制,在保障隐私和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向全部企业开放,促进数字经济大发展和消费者福利的提升。

最后,央行数字货币在公共支出方面具有广阔的使用空间。通过区块链等技术,央行数字货币的流动具有较高的可追踪性。这种特性可用于对政府公共支出进行追踪,保证实现专款专用,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近年来,新闻媒体屡屡曝光财政资金被挪用的案例。例如有报道称中央银行为应对疫情所发放的贴息贷款进入楼市,推高了部分地区的房价。如果类似的政府公共支出可以通过央行数字货币支付,将对保证财政资金的正常用途起到很好的保障作用。

(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