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跨境赌博!公安部打掉1400个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
伟辰移动支付网2020/10/27 18:16:59

近日,公安部发文表示,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效。截至2020年9月底,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各类跨境赌博案件88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万余名,打掉涉赌平台1700余个、非法技术团队730余个、赌博推广平台820余个,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400余个,查明涉案资金上万亿元。

在协同推进综合治理方面,公安部会同人民银行、网信、财政、商务等有关部门,核查处置8000余条涉嫌为赌博平台提供收款结算银行账户线索,并采取严厉处罚措施;打击处理境外涉赌有害网站3.5万余个,阻断相关有害短信、彩信传播7300万余次;打击处理违法销售互联网彩票网站600余个。

在打击整治参赌人员方面,公安机关在江苏、浙江、黑龙江等地开展试点工作,目前已依法处理参赌人员1.15万余名,对2.8万余个可疑账户采取处置措施。

今年以来,公安部会同网信、外交、文化旅游、人民银行、移民管理等部门,深入开展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从“资金链”“技术链”“人员链”持续强化打击治理措施。

“断卡”行动开展首轮集中收网

10月20日15时,在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指挥下,全国“断卡”行动开展首轮集中收网行动。截至20日20时,各地共抓获涉“两卡”违法犯罪嫌疑人4600余名,缴获电话卡、银行卡共计6.5万余张。

在赌博犯罪与网络电信诈骗犯罪活动中,电话卡和银行卡是犯罪分子隐藏身份、转移资金的重要工具,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是这两类犯罪持续高发的重要根源。

在整个犯罪过程中,电话卡和银行卡涉及最关键的资金转移问题。通过电话卡和银行卡,犯罪分子可以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通过银行卡之间的层层转账完成对赌博资金的洗白。

据报道,一套银行卡(包括银行卡、U盾、手机卡、密码等)最高能卖1500元。10月19日,温岭市人民法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一审判处李某等4人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至一年二个月不等,并处罚金。

24岁的李某因生意亏损,经人介绍,在明知其所出卖的银行卡被人用于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所得的“洗钱”工具后,仍以50元至1500元的价格多次收购他人银行卡,并以1000元至1500元的价格专卖赚取差价。

李某还发展了两个下线,还拉上了自己的妻子一起从事买卖银行卡的非法活动。四人收购来的30余张银行卡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走账达到了1430万余元,共获利2万余元。

出租银行卡同样面临刑事追责

除了买卖银行卡之外,租用银行卡同样是犯罪分子常用的手段。有记者调查发现,不法分子将目标瞄准了以学生等为主的年轻群体,以兼职为由,引诱这些群体持自己身份证办理银行卡并出售给犯罪团伙。

今年3月,福建某高校大二学生施某,在网上看到一则银行卡租用广告后,便以每月900元的价格,将自己名下的银行卡及U盾提供给对方使用,该卡最终被网络赌博诈骗团伙用于洗“黑钱”,走账一百万元以上,截至案发,施某从中获利1200元。

施某被抓获后承认,有人租用银行卡来走账,肯定是干违法的事,但他贪小便宜,心存侥幸,认为不会被发现,更不清楚将会面临刑事追责。

2019年10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自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

《解释》第十一条规定,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证据的除外:

(一)经监管部门告知后仍然实施有关行为的;

(二)接到举报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的;

(三)交易价格或者方式明显异常的;

(四)提供专门用于违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术支持、帮助的;

(五)频繁采用隐蔽上网、加密通信、销毁数据等措施或者使用虚假身份,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的;

(六)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的;

(七)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施某心存侥幸觉得出租银行卡没事,但是法律并不会因此为他网开一面。

金融机构同样要被追责

很明显,依靠银行卡进行的洗钱犯罪无法脱离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体系。在犯罪过程中,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甚至网络小贷公司都属于被犯罪分子利用的角色。

但是被利用并不意味着金融机构可以以此逃避法律的制裁。

今年7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六大典型金融涉赌案例。其中就包括,“银行和支付机构直接或间接为赌博网站提供支付服务”典型案例。

根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银行和支付机构从事收单业务,要严格按照“谁开户(卡)谁负责”、“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的原则承担客户(商户)管理的主体责任,因履职不到位导致直接或间接为赌博网站提供支付服务的,将被严厉追责。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给出两个案例。2020年6月,某银行因交易风险监测机制不健全,直接或间接为赌博等非法交易平台提供条码支付服务等违规行为被人民银行给予警告,并处罚款320多万元。

2018年8月,某支付机构因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导致其特约商户利用其支付渠道为赌博平台提供支付通道,被人民银行处以4千多万元罚款。

伴随着国家对跨境赌博产业链的打击力度推进,支付行业的反洗钱压力也在不断增加。

根据央行反洗钱局发布《2019年人民银行反洗钱监督管理工作总体情况》显示。2019年,央行全系统共开展了658项反洗钱专项执法检查和1086项含反洗钱内容的综合执法检查,处罚违规机构525家,罚款合计2.15亿元,同比增长13.7%。

2019年,反洗钱局处罚银行422家,罚款合计1.54亿元;处罚支付机构11家,罚款合计3085万元。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9月24日在第九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表示,要以大力整治跨境网络赌博为靶向,不断深化支付产业数字化协同治理。政府部门、自律组织、持牌机构以及产业链上下游各方要继续携手前行,在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方面共商共治。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