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刷脸支付,你到底担心什么?
温州都市报2020/11/16 10:53:14

最近,网购达人陈先生在淘宝网“剁手”时,发现用支付宝付款会时不时跳出开通刷脸支付信息。即便有数元的开通“红包”诱惑,陈先生仍不为所动。如果,陈先生开通支付宝刷脸支付功能,他不仅可在线上“剁手”时,对着手机摄像头照照自己的脸就可实现支付,而且到线下有刷脸支付的门店消费,也可凭“脸”付款,外出不用携带手机、钱包之类,便捷程度不言而喻。看似便捷的刷脸支付,像陈先生这样不愿开通的人也不在少数。同时,线下商家当下对刷脸支付的热情似乎也已退却,像全国首条刷脸支付商业街五马街的不少商家表示,刷脸支付使用并不频繁,不少顾客担心背后暗藏着一些隐忧。

安装刷脸支付系统商家不少,使用并不频繁

在2019年,刷脸支付是一个“风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分别大力推广“蜻蜓”和“青蛙”这两款刷脸支付系统,不少商家也跟着热潮安装了刷脸支付收银系统。

从支付宝APP的“刷脸设置”栏目查询发现,以鹿城区公园路105号为定位点,可查询到周边1公里范围内有刷脸支付收银系统的商家达84家,包括十足、新华书店、华莱士、天天中餐厅、温州一百等商家。

去年1月,温州市政府、鹿城区五马街道与支付宝联合计划将五马街打造成全国首条刷脸支付商业街,不少商家也安装了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如今,五马街商家仍在使用刷脸支付收银系统的有所减少。记者随机走访康龙、斯凯奇、名创优品、森马服饰、无料书铺、红蜻蜓、一鸣、海澜之家、美特斯邦威、五味和等10家商户,仅4家商户安装有支付宝刷脸支付收银系统。

无料书铺、红蜻蜓等商家工作人员说,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安装以来,使用刷脸支付的消费者并不多,目前一周只能遇到一两个顾客,因此刷脸支付收银系统日常都是关闭的,有顾客要求刷脸支付时才重新开启使用。

五马街31号的“康龙”专卖店工作人员表示,该店安装了支付宝刷脸支付收银系统,但半年前坏了,因要使用的顾客比较少,一直未维修。

“目前,顾客还不太愿意刷脸支付,我们店刷脸支付有满15元减4元的活动,这么大的促销力度,一周也仅一两个人刷脸支付。”乐清虹桥天元广场“快乐柠檬”茶饮店负责人管先生透露。

商家与顾客纷纷担忧隐私,刷脸支付遇瓶颈

“我们这边对刷脸支付的接受度还不高,从目前门店刷脸支付收银系统运行两周来看,我们也提醒顾客刷脸支付有优惠,很多顾客还是不愿开通这项功能。”管先生说。

五马街多家商户的工作人员也透露,刷脸支付的顾客主要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年纪稍大一些仍喜欢扫码支付,这是为什么?其实,大家担心自己人像隐私遭侵犯。毕竟,刷脸支付开通涉及人脸影像识别,而且每次刷脸支付也还涉及人脸影像,这些人脸影像均属个人隐私,被刷脸支付系统收集后会否妥善保管?何况,前不久有IT大咖在一次访谈时,无意中透露某些公司将收集到的人像数据提供给AI公司使用。还有,目前手机号码、快递信息等隐私被不法分子出售的事情屡屡发生,甚至威胁到个人安全。

就刷脸支付相应人像数据收集的安全性问题,支付宝方面相关人士曾表示,其收集到人像数据在后台显示的是相应代码,不会流入市场,也不会将这些代码用于其他领域。

“在个人隐私保障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我们公司目前还无计划引入刷脸支付收银系统。”我市一家知名皮鞋企业相关人士说。即便,去年初五马街开始打造刷脸支付一条街,这家皮鞋企业在五马街门店也没有安装刷脸支付收银系统。目前门店均有扫码支付,顾客用起来也很方便,暂不会引入刷脸支付,一方面避免公司可能因隐私问题引发官司,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保护顾客隐私出发。

奥康集团相关人士表示,虽然五马街的部分门店安装了刷脸支付收银系统,但该公司并未推广刷脸支付收银系统,今后会否引入也要看公司整体战略而定。

从当下刷脸支付系统安装商家看,主要集中在餐饮、商超这两大领域。相关人士表示,由于大家对刷脸支付还存有疑虑,只有餐饮、商超这类客流量大的商家才有一定量的顾客使用刷脸支付。

其实,经过一番推广后,大家对是否开通刷脸支付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目前扫码支付已非常方便,没必要开通,而且还涉及个人的人像影像隐私;另一种是刷脸支付非常便捷,出门可以不用带手机与钱包,或者两只手都提着东西时也可实现支付。

“我觉得支付宝、腾讯这样的大公司,对刷脸支付收集到的人像等信息有足够安全保障,不必担心。”已开通刷脸支付的谢先生说。

相反,谢先生的多位同事却担心人像数据存在可能被人为泄露的情况,因此他们都不敢开通刷脸支付。“目前,大家外出必带手机,几乎所有商家可扫码支付,非常便捷,不必给自己的隐私增加不安全。”吴先生说。

刷脸支付系统推广鱼目混珠,入场当心骗局

在五马街打造刷脸支付一条街中,支付宝方面为让“蜻蜓”刷脸支付系统更好在温州应用,其直接与我市相关政府部门展开战略合作。

“你要安装‘青蛙’刷脸支付系统,需在网站提交申请,审核通过了,会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上门服务。”腾讯云属下的“青蛙”刷脸支付系统售前咨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其刷脸支付系统尚无区域代理商。

巧合的是,市民胡先生近日应邀参加一场微信支付(即腾讯云属下的“青蛙”)刷脸支付收银系统的推广活动。该推广活动主办方为浙江赢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称与微信支付有合作,代理推广这个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可获得不菲收益。胡先生对代理刷脸支付收银系统事宜跃跃欲试,但又担心其中有骗局。因为,他通过搜索引擎发现,关于刷脸支付骗局的报道比比皆是。

记者也搜索发现,刷脸支付系统推广的骗局主要是一些IT公司打着自有开发了刷脸支付收银系统的旗号,向代理商或商家收取加盟费,甚至一次推广活动就可敛取数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的加盟费。

公开报道显示,全国傍着刷脸支付这个“风口”提供服务的公司不计其数,其中开发有刷脸支付收银系统接入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的服务公司在全国就有数百家之多,部分地方出现数家公司同城竞争的局面。实际上,进入开发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公司不少是做微商、会销等领域转道而来,相应持有的刷脸支付收银系统也是“外包”产品,服务与售后无法跟上,只是借刷脸支付的“风口”赚一把钱就退场。

天眼查显示,位于金华市的浙江赢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26日,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股东张传辉持有公司100%股权。该公司区域经理王振宇透露,公司开发有一套“赢付通智慧AI支付系统”,前不久与微信支付展开合作,取得浙江、福建、湖北三省的微信支付刷脸支付系统的推广代理权。市、县级代理推广其公司的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分别需要加盟费5万元和3万元,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则免费赠送,如果刷脸支付收银系统推广达到一定量,加盟费可退还。

关于刷脸支付系统的推广,支付宝方面称暂无这方面数据可提供,也不方便提供代理商情况。不过,有知情人士称,支付宝方面推广其“蜻蜓”刷脸支付收银系统,合作方要购买刷脸支付收银系统,达到一定业绩后相应费用将返还合作方。

“我店里用的刷脸支付收银系统是支付宝的,店铺开业后等了半个多月,总公司(快乐柠檬品牌运营方)才免费给安装上刷脸支付收银设备。”管先生透露。“快乐柠檬”品牌运营方通过代理商取得刷脸支付收银系统,还是直接与支付宝方面展开合作不得而知,但其提供给门店的整体收银系统标价超过万元。

实际上,大量资质不高的公司进入刷脸支付领域掘金,要赚的不只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市场推广补贴,还有这两大刷脸支付系统巨头给代理商的分润(类似于交易手续费)。王振宇透露,微信支付方面给代理商的分润达0.3%,其中一半左右会分配给县市级代理商。不过,县市级代理要获得可观的分润,需要刷脸支付群体有足够大,而当前大家对开通刷脸支付已明显降温。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