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Pay引起反垄断调查机构的关注
新浪科技2020/12/18 14:15:29

据报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导致的非接触式支付使用量激增,苹果公司面临的下一场反垄断之战将围绕着数字钱包苹果支付(Apple Pay)展开。

2020年,这家总部位于库比蒂诺的科技巨头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对抗其应用商店反竞争行为的指控。而相比之下,苹果公司的金融服务业务在美国几乎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10月份发布的一份长达450页的报告中,有关金融服务几乎只字未提。

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消费者们正在尽量避免触摸按钮或处理现金,这样一来Apple Pay的业务迎来了迅速增长。Apple Pay负责人珍妮弗·贝利(Jennifer Bailey)本月表示,非接触式支付已经从“一种便利的支付手段转变成了一个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

Visa在一项调查中发现,近一半的消费者“不会”选择在那些没有提供免触摸式结账服务的商店里购物。

Apple Pay允许用户在iPhone或Apple Watch上存储支付卡的详细信息,并通过点击终端进行支付。Loup Ventures分析师表示,目前全球约有5.07亿人在使用Apple Pay,约占全球iPhone用户的一半,而在四年前,这个数字只有6700万。

苹果对经由Apple Pay的每笔交易收取0.15%的手续费。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分析师预估,到2025年,苹果将为全球十分之一的信用卡交易提供便利。

加州支付平台Marqeta首席执行官贾森·加德纳(Jason Gardner)表示:“苹果的确在利用Apple Pay团队打造一个金融服务巨头。”

“Apple Wallet(苹果钱包)是一款杀手级的应用程序,它比目前世界上大多数人所理解的杀手级应用还要厉害。在未来,这绝对会成为监管机构的战场。”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对Apple Pay展开了正式的反垄断调查,荷兰的竞争监管机构也在本月展开了调查。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最近表示,苹果公司的支付方式“引发了一系列的竞争问题”。

Clifford Chance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托马斯·温吉(Thomas Vinje)表示,欧盟监管机构非常希望把Apple Pay放在议事日程的重要位置。他说:“在我看来,欧盟对苹果提起反垄断诉讼的胃口非常大,很明显,这背后有政治相关的推动力。”

Apple Pay面临的潜在竞争问题是,苹果该如何阻止竞争对手在iPhone和Apple Watche上使用近场通信技术(near-fiel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简称NFC),这种技术可以实现点击即用(tap-and-go)的支付方式。

佛罗里达州前联邦检察官、Gunster律师乔纳森·奥斯本(Jonathan Osborne)表示:“苹果只给消费者提供了一种支付服务选择,这一定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

然而苹果声称这一限制是出于安全考虑。贝利去年12月向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表示,苹果希望保护所有用户的数据隐私。

她说:“我们不会存储或访问你的原始银行卡或信用卡号码,商家也不会。所以,当你使用Apple Pay购买东西时,苹果不知道你买了什么,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买的。”

贝利认为,竞争对手可能会使用“一种最终不那么私密和不那么安全的技术架构”。然而,批评人士指出,苹果确实在默许汽车制造商、酒店公司和健身设备制造商使用其设备上的NFC芯片来实现一些非支付功能。

另一个问题是,与PayPal等竞争对手的支付工具不同,Apple Pay的钱包应用程序是预装在苹果设备之上的,用户不能将其删除。此外,苹果还采取了一些措施鼓励用户使用它。

苹果在给应用开发者的在线指南中表示:“如果可能的话,你们需要让苹果支付成为默认支付选项。如果用户启用了Apple Pay,就假设这个人想要使用它。你们需要考虑将Apple Pay按钮作为第一个或唯一一个的支付选项,将其显示在比其他选项大的位置,或者使用一行将其从视觉上区分开来。”

根据欧盟本周提出的规定,此类策略可能会遭到反对。这项规定要求,大型科技公司不得在其运营平台上把自己的服务推广到高于竞争对手的水平。

金融科技服务集团Rapyd首席执行官阿里克·施蒂尔曼(Arik Shtilman)预计,如果苹果能够避开监管压力,其支付部门的营收最终可能会超过App Store。而据Sensor Tower的数据,在过去的12个月里,App Store为苹果带来了逾200亿美元的净收入。

施蒂尔曼表示:“Apple Pay对营收的影响很轻易就会比App Store大得多。”他认为,鉴于电子商务交易的激增、非接触式店内支付的兴起,以及苹果从信用卡交易中赚取的收入,Apple Pay的机遇“无穷无尽”。他说:“没有人可以否认,Apple Pay不会以复合速度增长,并在10年内达到数百亿美元的营收。”

相对谨慎的数据是,Evercore ISI分析师认为,到了2024年,Apple Pay的手续费用可能会达到65亿美元。

但是,目前Apple Pay尚未在一些大型市场产生影响,尤其是在支付宝(Alipay)和微信支付(WeChat Pay)主导的中国,以及85%的民众使用安卓系统智能手机的墨西哥。贝恩咨询(Bain consultant)顾问托马斯·奥尔森(Thomas Olsen)表示:“这很酷,也很好,这表明Apple Pay不是唯一的选择,它的服务在地理位置上有很大差异。”

与此同时,在美国和欧洲,谷歌、三星、星巴克、Venmo、Zelle、Square和亚马逊都提供了数字钱包服务。一些公司在p2p支付领域的规模远远超过苹果,大多数公司同时拥有安卓和iOS应用,这让它们占领了更广阔的市场。

但是,不同于上述企业,苹果正在以一些扩大影响范围的方式将其可以提供的服务联系起来。例如,根据用户钱包中绑定的信用卡数量提供相应的奖励,鼓励未来苹果钱包中的p2p支付,而不是将这些潜在用户推到Zelle或Venmo的手中。

Insider Intelligence支付分析师杰米·托普林(Jaime Toplin)预计,提高Apple Pay的用户粘性,将有助于苹果拓展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一口价”、“先买后付”等支付方案。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展示了,企业可以如何从非接触式支付解决方案扩展到小额贷款、财富管理、保险和支付账单等增值领域。目前尚不清楚苹果是否有这样的野心。但今年10月,当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被问及Apple Pay相关事宜时,他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库克向投资者表示:“Apple Pay的表现异常出色。”他补充说,新型冠状病毒使美国在采用非接触式技术时“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轨道”。“所以我们非常看好这个领域。在这个领域中,苹果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所以,这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领域。”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