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o金融掌门人王磊将告别vivo
新流财经李米2021/3/23 18:26:19

近日,新流财经获悉,vivo金融“掌门人”——vivo数字金服中心总经理王磊将告别vivo。

新流财经就上述信息求证vivo公关人士,截止发稿前,对方暂未回复。

距离2018年底,王磊卸任网易金融总裁加入vivo金融并负责牵头vivo的金融业务,仅过去了两年多。就在几个月前,OPPO金融的CEO陈曦也选择了离开。

OV的金融团队搭建已经历经数年,但又都经历了复杂的探索和主帅的先后撤退。

“手机厂商系队伍中往往缺乏金融的基因。”一位资深从业者评价。回头来看,唯有小米金融已经壮大早就冲上百亿规模,OPPO金融今年尚且仅有几十亿余额,且大量资产都是来自外部合作渠道。

vivo金融的团队更低调一些。

公开资料显示,王磊是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毕业,在网易先后负责过技术团队管理、第三方支付、消费金融、理财、区块链等业务,是典型的技术型将领。

王磊在vivo任职的这段时间,也是vivo金融体系从创建、搭立到逐渐成形的阶段。作为“开山将领”的王磊若卸任,vivo金融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信贷业务用户渗透率不到11%

经过多番试水,2018年下半年,vivo开始大量招聘金融人才,正式进攻金融业务。一家坐拥流量、集团背景和资金实力的手机厂商的来临,让市场对vivo的金融业务充满了设想和好奇。

两年过去了,vivo的金融业务依托于手机内置的vivo钱包,已经涵盖了信贷、支付、理财、保险、生活服务等多项内容。

在信贷业务方面,vivo钱包自2019年9月开始向用户推送贷款产品“借钱”,目前合作金融机构包括杭银消费金融、中邮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南京银行、苏宁金融、隆携小贷等。

其中,隆携小贷为vivo、OPPO共同持有的网络小贷牌照。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OPPO和vivo联合入主重庆市九龙坡区隆携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并且在2019年便通过两次增资将其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至16.2亿元。

vivo的自营金融产品也正是通过这张小贷牌照进行放款,其自营金融产品与引流均在“借钱”入口,vivo金融或通过对用户分层,匹配不同的资金方。

与差不多同时期布局金融业务的OPPO相比,vivo金融的步伐相对慢了一些。

在与vivo共同拿下小贷牌照之后,OPPO金融利用这张网络小贷牌照上线了独立APP“欢太金融(原秋贝金融)”,不再局限于OPPO钱包,开始慢慢走出去,拓展非自有手机用户。

而vivo金融业务仍局限在vivo体系内,暂未全面对外开放。

另外,vivo信贷的用户渗透率也较低。

据vivo借钱页面显示,截至今年3月17日,vivo信贷的用户约有2657万名。而早在2019年9月,vivo在网用户数就已经超过2.5亿。如果以在网用户数量计算,vivo信贷的用户渗透率在10.63%左右。

有观点认为,如果vivo金融放开了做,进军线下3C分期业务,应该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做大规模。但手机厂商涉及大量数据和用户信息的敏感性,导致它们在金融业务上的进展都非常谨慎。

vivo金融相对较保守的业务步伐,或许也与掌门人更偏向技术型的稳健风格有关。

新流财经发现,vivo还上线了针对vivo广大零售商的贷款产品——维惠贷,最高额度30万元,日利率最低万分之2.5,目前产品正处于逐步开放阶段,当前仅开放广东(不含深圳区域)、黑龙江、海南、辽宁、江西、山东、湖北、天津、湖南区域。

不过,vivo对申请维惠贷的零售商资质审核较严。零售商若想要申请贷款,需与所在区域代理商进行联系申请,如未提前向区域代理商申请,直接提交线上申请则可能无法正常授信额度。

“区域代理商相对更能掌握零售商的真实经营情况,相当于增加了一道风控审核。”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到。

不难看出,谨慎,一直是vivo做金融的底色。

vivo支付业务或面临更大压力

除了信贷,vivo金融的另一大业务便是支付。

vivo pay可以说是vivo金融的起点。2019年9月,vivo合作银联上线vivo Pay服务。用户在手机息屏状态下唤醒vivo Pay功能,靠近支付设备即可完成付款操作,无需经过解锁、打开APP、扫码、确认等环节,相比微信支付、支付宝在操作步骤要简洁一些。

王磊曾表示,之所以做vivo Pay,一来是提升用户的粘性,目前华为、OPPO、小米手机都已经提供支付功能,vivo没有的话,可能会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和购机选择。二来,支付是一个很好的触点,可以提升用户对手机APP的信任,可以基于此给用户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和解决方案。

通过支付业务将流量吸引住,再将支付流量转化为消费金融流量,这也是手机厂商做金融业务都在走的一条路径。

但就在前不久,vivo发布了下一代操作系统OriginOS,其中一大亮点便是“超级卡包”功能,支持用户快速调出支付工具。超级卡包整合了扫码、微信付款码、支付宝付款码、微信扫一扫、支付宝乘车码等,用户可从界面右侧下方边缘向左滑出超级卡包。

这就意味着用户的支付操作路径更加简单,将大大提高用户支付的便捷度和使用频率。

无疑,“超级卡包”对vivo手机整体而言更有利。不过这一功能也将支付宝、微信支付在vivo手机上的便捷性与vivo pay提到了同一个高度,vivo pay的便捷优势降低,或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四大手机厂商金融业务布局

如今华为、小米、OV四大手机厂商,金融业务已经逐渐浮出水面。

据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华为全年出货量1.23亿台,市场份额37%排名第一,OPPO(5810万台)与vivo(5780万台)出货量极为接近,市场份额同为18%,占据第二和第三,小米出货量3980万台排名第四,市场份额12%。

但毋庸置疑的是,不管在业务规模还是牌照布局上,小米金融都走在了同行中的前列。

细分来看,vivo在信用卡业务的布局上相对较慢一些。在从业者看来,手机厂商上线信用卡服务,一方面可以给生态系统的使用者更多的权益和服务,另一方面可以积累用户信用数据,为消费信贷业务夯实基础。

OV未来如果想持续依托网络小贷牌照全国展业,目前还面临着50亿元资本金的门槛限制,新的消费金融或银行牌照也是OV接下来开展金融业务亟需解决的问题之一。

同时,OV均更换了金融掌门人,去年9月,原OPPO金融CEO陈曦离职,二者的新任掌门人又有怎样的战略布局、业务规划,值得期待。

一位接近vivo的从业者透露,OV的金融业务都有对标小米金融的想法和尝试,但是整体而言,OV与小米在客群上有很大的差异,前者的用户相对更加下沉,风险性也相对于小米更高一些,在风控难度上更大。因此虽同为手机厂商,但在金融业务布局上不能一概而论。

华为的金融业务也相对谨慎,目前仍内嵌在手机钱包当中,但最近华为新收购了一张支付牌照,被认为是华为未来在钱包内开发信贷、分期等金融产品、展开金融市场争夺的信号。

再来看一直保持领先优势的小米,拿下消费金融牌照后的小米金融业务更是如虎添翼。此前一直有消息称小米消金将区别于小米贷款,或将主攻线下市场,发力于农业、3C、家电等场景分期业务。当前小米消金正在全国各地招聘销售经理/总监。

OV陷牌照困局、掌门人相继更替,华为悄悄觉醒,小米继续加码,手机四大厂商的金融角逐将更加精彩。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知识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刊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