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为何“紧盯”海外银行牌照?
一千二百字keykey72020/6/16 11:38:02

还剩下什么大赛道是字节跳动公司没有进入的?过去我们习惯把这句话放在A或T头上,现在B补齐了,不过这个不是Baidu,是ByteDance。

英国金融时报昨天报道了字节跳动联合新加坡“李氏家族”(非政客,此乃新加坡OCBC华侨银行的背后控制人)申请当地数字银行牌照的消息。其实早在去年年底左右,字节跳动就已经在走申请程序,字节跳动就在这一批申请者中,熟悉的申请者中还有小米公司。这些消息未经字节跳动官方证实。

当时申请的有27家左右,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计划针对非银行企业发放5张牌照,其中两张是全业务牌照(full bank),就是to C和to B的业务都能做,另外三张是批发银行牌照(wholesale bank),只能做面向中小企业的贷款等,不能碰零售业务。资质上的区分条件是,由当地实体控制的才有资格申请全银行牌照,外资目前只能申请批发银行牌照。从申请热度看,全球互联网科技公司在争抢新加坡金融业数字化改革的这一波政策红利。

与李氏家族旗下财团的合作究竟是何种方式,是否涉及合资公司等更深的联系,英国金融时报尚未说明。但从资质上看,字节跳动申请的应该还是批发银行牌照,与Grab这种新加坡实体不同。它这次与当地传统银行合作有可能是进一步增加“中签”几率,而非改变申请性质,Grab、雷蛇等申请者也采取了类似的合作形式。这个李氏家族的成员是淡马锡信托基金的创始人,而淡马锡信托基金隶属于新加坡国有投资机构淡马锡控股集团。看来字节跳动这回人脉够硬了。

从ByteDance官网上找到字节跳动这家公司的全球实体架构图,它在新加坡是有分公司的,且不止一个,外界也传管理层有意将海外总部就设在新加坡。对于想借助TikTok渗透东南亚与印度市场的字节跳动,新加坡的地理区位优势不言而喻。国内厂商出海,几乎都绕不开马六甲,不管是云计算、游戏,还是电商、短视频。

那么,做内容分发的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去拿一个批发银行的从业资质?如果说蚂蚁金服去申请,它本身已经构建起比较清晰的全球收付网络蓝图,似乎更合情合理。

这里从两个角度看,一个是行业趋势。由贝恩资本、谷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数据,图中粉色部分代表的东南亚地区贷款业务的预期增长规模最大,当地中小企业小额贷款需求持续旺盛。互联网公司进入这个领域本身具备大数据风控上的优势。但传统借贷市场赚取利息的传统盈利模式不是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核心诉求,字节跳动是趁政策红利期争取先把机会占上,再谋划自己的业务,因此下面主要分析第二个视角——公司自身。

我之前分析过SEA集团,就是Shopee电商的母公司,总部也在新加坡。SEA集团最初是先有的游戏业务Garena,游戏有天然的支付场景,由此衍生出AirPay等支付业务,然后才诞生了Shopee,把早期积累的游戏用户,通过支付体验后导流给实物交易平台。这在用户信任关系与业务关联上都属于递进式的步骤,一环套一环,非常清晰。可见,游戏、电信运营商这些角色天然离支付和金融比较近,同时又与C端用户联系得很紧密。

字节跳动现在做的主要是内容分发,TikTok在海外积累C端用户上势如破竹一般,但在B端商户上就有些场景逻辑上的阻碍,天然不是那么近。张一鸣已经将TikTok的海外管理权完全交给了外国人Kevin Mayer,接下来海外用户的变现应该是摆在后者面前的首要工作,海外商业化是要提速的。坐拥海量用户,对于TikTok最方便、毛利率最高的货币化方式就是广告。它已经掌握了C端流量,如果能够借助批发银行的中小企业服务巩固B端商户或广告主的联系,形成资金“闭环”,使商户或广告主紧密围绕在这个生态上,至少逻辑上是成立的。

仅此而已吗?可能不会。比如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游戏?最好不要割裂地去看一个个业务池,游戏是直播、电竞的上游,抖音需要上游有自己的IP;就类似于阅文对于腾讯新文创的价值,文学是影视剧的IP源头。眼下看,字节跳动主要是做内容分发,TikTok也是如此,但不排除它未来借助短视频、游戏出海,将C端流量导入到实物的分发上,也就是进入电商生态,这和SEA集团的衍生路径有点像。那时TikTok是在和Instagram和Facebook竞争,甚至是与Shopee、Lazada电商,从广告到带货,而商户无疑是这个生态里的重中之重。

相比于国内,东南亚市场现在处于流量红利期。国内移动支付领域已经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牢牢占据,字节跳动在这个领域已没有机会;而电商竞争从一二线一直打到下沉市场,异常激烈,抖音带货是可以冲一冲的,但增量市场很难突破,天花板可能没那么高。字节跳动“曲线绕道”东南亚,通过TikTok在年轻人中的高人气去做多元化的变现,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它算国产App出海最成功的一个,平台生态的搭建需要提速了。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