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展格局下中国金融科技的前景
金卡生活马近朱2020/9/29 14:49:32

近年来,全球范围内保护主义盛行,经济体间贸易摩擦不断,新冠肺炎疫情雪上加霜,导致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全球市场不断萎缩。中国金融科技发展迅猛,与各国同业齐头并进,希望以竞争与合作来创建普惠世界。当前,国际局势日趋复杂,经济金融发生诸多变数,中国金融科技亟需权衡时局的危与机,综合考量国内国际两种因素和两大市场,在全球经济金融的波诡云谲中找到新出路。

中国金融科技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美国倾尽全力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不仅决心在美国境内实现全面“去华为化”,还要求欧洲盟友跟随,英国、法国等欧洲大国犹豫再三后,终于明确“去华为化”时间表。英国在2020年12月31日后不再购买华为5G设备,2027年开始拆除所有投入使用的华为5G设备。法国政府计划将使用华为产品的通信公司牌照限制在3~8年,此后不再续签,到2028年华为将完全排除在法国5G网络之外。2020年8月初,美国强行要求字节跳动在当年9月15日前完成放弃抖音海外版TikTok归属权手续,并收取相应费用,引发全球巨大争议。

此后,美国发布《宣布扩大清洁网络以保护美国的资产》声明,称将实施“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措施,包括干净的运营商(Clean carrier),即吊销“不受信任运营商”在美国开展业务的牌照,剑指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干净的应用商店(Clean store),要下架应用商店里“不受信任的App”,剑指TikTok、微信等中资背景的App;干净的应用程序(Clean Apps),称不允许“不受信任的手机”安装“受信任的App”,剑指华为手机,准备禁止通过华为手机预装或者下载美国流行的App;干净的云服务(Clean cloud),为防止通过云存储泄密,剑指阿里巴巴、腾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百度等企业,试图封杀他们在美国的云服务;干净的电缆(Clean cable),指防止信息通过互联网海底电缆泄密,剑指华为参股的亨通光电旗下海底通信服务公司“华为海洋”。“干净网络”目标在于将华为、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中资背景的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提供的相关服务全部移出美国网络,甚至将他们赶尽杀绝。

可以预见,中美会就各自金融科技企业的全球展业进行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严重打击日益疲弱的全球经济,为世界发展带来巨大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感,最终伤害需要接入正规金融系统、融入世界金融大环境的无辜个体和企业。这是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尤其是国际化进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

硬币总有正反两面。2019年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仅为11%,2018年甚至为负,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2000年的0.4提升至2017年的1.2,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则从2007年的0.7下降至2017年的0.6,中国强大的内需扩张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冲抵外需的负面影响。2020年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的重压之下,中国二季度GDP增长依然冲高至3.2%,力挽全球经济狂澜于不倒,反映了中国作为超大市场具备强有力的内需韧性。中国数字经济近年来日益壮大,规模达到4.7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12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超过35%,成为经济增长新引擎,金融科技处于世界领先地位,ABCDE(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数据经济、边缘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都在中国落地、获得广泛应用,相关企业蒸蒸日上。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市值均超过7000亿美元,在全球上市企业市值排行榜上位列第7和第8位。京东、滴滴出行、字节跳动、美团点评、拼多多等后来者成长迅猛,涉足电商、外卖、共享单车、短视频、社交购物等服务内容。金融科技企业改变了中国民众的生活方式,推动了中国普惠社会的建设进程。

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战略下,他们必然守望相助、相互补位,对内拧成一股绳,向国内丰富多样的生产生活场景渗透,在服务国家战略的同时,有针对性地扩展国际业务版图。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多国支持,进展良好,沿线口碑项目众多。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投行有力支持了“一带一路”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国与多国即将签订的各类型自由贸易协定会加强中国与协定签署国之间的经济金融联系。可见,中国金融科技的国际化进程并不会因为中美贸易摩擦或是美国单方面打击中国企业而中断,反而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正是中国金融科技在当前历史转型时期的机遇所在。

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前景

服务国内市场需求,向国家战略纵深要发展。

一是金融科技首要任务是推广法定数字货币。中国是全球从事数字货币研究最领先的国家之一。2020年4月人民银行在农业银行苏州、成都、深圳、雄安、冬奥会场馆对法定数字货币,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进行了内部测试。2020年下半年,工、农、中、建四大行同时在上述网点大规模测试DCEP电子钱包App。DCEP测试选点大有深意:苏州是长三角最富庶最发达城市代表;成都是西部大开发的金融支点城市;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以人民币为通行货币的关键城市;雄安是京津冀重镇;冬奥会场馆行将举办国际大型赛事,会在短期内串联起大量人员流、资金流、信息流和物资流。数字货币的测试地安排与国家各项战略高度契合,可见得一旦时机成熟,数字货币落地,DCEP势必以苏州、成都、深圳、雄安、冬奥会场馆为起点,向长三角三省一市、西部12个省份和地区、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地区、甚至海外扩散蔓延。8月商务部公布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印证了这一点。方案明确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人民银行负责制定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冬奥会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至其他地区。海南自贸港不是数字货币试点地区,但海南日后会成长为要素自由流动港,物资、资本、人员、技术、数据会在此地发生全球性集聚、配置、融合,数字货币优先落地海南有其必然性。事实上,海南正在积极争取数字货币试点在自由贸易港的跨境贸易、跨境投融资和穿透式监管中的应用。金融科技企业要为数字货币构建多场景应用,在城市间、行业间筑就桥梁和纽带,设置支撑区域智慧社会运行的金融基础设施。2020年7月滴滴出行和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确定在滴滴平台上测试DCEP,明显是要以数字货币撬动智慧出行、智慧交通,最终朝着服务智慧城市的方向迈进。当前,金融科技企业特别要为落户长三角、西部、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海南自贸港内的境内外工商业企业和商务人士提供数字人民币的使用便利,提升跨境清结算中的人民币比重,加速境内外金融机构和商业企业接入跨境人民币支付体系(CIPS)的步伐。数字人民币由中国央行发行,在资金转账时能以电子方式追踪资金,有助于打击洗钱和其他非法活动。数字人民币不需要SWIFT系统处理,跨境流动时自动进入CIPS,可以保护人民币的主权地位,对冲美国动辄要将中国踢出SWIFT系统、叫嚣中美经济“脱钩”、以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对香港采取经济打压措施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在“美元霸权”的金钟罩上拉开一道口子。

二是金融科技要抓住5G新基建窗口期,服务国家战略性区域发展。新基建的核心是5G、人工智能、电动车设备、高铁、物联网等未来科技,金融科技已经进入或正在进入这些领域。考虑到各战略性区域在资源禀赋和经济表现方面各具特色,金融科技在不同地域从事5G新基建时要用差异化眼光来看待,找到各自的切入点和侧重点,不能笼而统之,搞“一刀切”。长三角自古就是“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工商业发达,人民生活富足,金融科技要进入新能源车辆和充电桩领域,推动工业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合,从“智能+”向“智慧+”演进,建设工业智联网,做到“人在思、云在算、端在造”。南京市交通集团和业内伙伴一道,投资、建设、运营南京市公共快速充电站,上海打造张江人工智能岛,腾讯规划以450亿元投入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超算中心都是顺势而为的典型案例。西部大开发涉及中国四分之三的领土和四分之一的人口,具备幅员辽阔、人口总量较少、工业化指数低于全国综合水平、高度依赖城市群带动周边发展的特征,对5G基础设施及应用、城际高速铁路、城际轨道交通需求量大,有些边境省份在“一带一路”战略下骤然从内陆边远地区转变为改革再出发的前沿阵地,发展道路和模式有了更多的自主性和更丰富的选择性。青海、贵州等省份投入数据中心建设,希望形成本地区新的经济增长点。广西钦州港着眼于开发越南业务。云南与缅甸接壤,无论是跨境电商业务、线下边境贸易往来、皎漂港等“一带一路”重大项目的推进,都会对5G新基建提出新要求,帮助中国标准和规则的金融科技沿“一带一路”扩散和外溢。总的来说,金融科技服务西部大开发,自然而然会形成以成都为支点、成渝城市群为中心、辐射西部乃至东南亚的金融科技网络,逐步消解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引发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粤港澳大湾区涉及三种社会制度、三种货币,三地间经济金融往来属于跨境范畴,使用5G新基建打造区域经济运作基础设施,能实现三地一体化发展。2020年8月,深圳已建成4.6万个5G基站,实现全市5G基础设施全覆盖,搭建实施“5G+智慧警务”“5G+智慧医疗”“5G+智慧园区”等应用示范,创造5G应用领域多个全国第一。深圳还将抢抓机遇,加快推进5G产业化进程,发挥华为等龙头企业先发优势,到2022年底,打造2个超千亿的5G产业集聚区,以智能经济引擎释放强劲发展新动能。深圳的实践必然外溢至广东省其他城市和港澳地区,有助于加快粤港澳一体化步伐。相比较而言,海南的金融科技较为落后。海南要建成自贸港,就要向5G新基建要动力,在海南率先落地金融科技领域创新成果。如果海南在全岛快速推广新能源汽车、广泛安装充电桩,就会带动当地智慧出行的风气,促进海南开发深度旅游线路之余,还能帮助数字人民币在多元化出行场景中构筑平台生态。海南是离岛省份,人口样本足够大,是中国金融科技新产品的最佳测试地点。比如,可以在海南辟出专门区域,试点无人驾驶汽车,为相关立法提供实践和范例。海南还是农业大省,热带农产品丰富,以5G新基建发展智慧农业、建设农产品可追溯机制、构筑农产品快速离岛通道正是好时机,还可以借此机会开发物流金融产品和供应链融资产品。阿里巴巴、腾讯等金融科技企业都在海南设立了区域总部,预计各类规模的金融科技企业都会在海南扎堆展业,外溢效应必然会向岛外传递,与粤港澳大湾区形成联动,带动南方数省经济发展。

三是金融科技要挖掘中小城市和中西部农村地区的潜能,构建均质的国内大市场。国家战略性区域涵盖许多中小城市,他们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强化与全球经济的联系,居民消费能力迅猛增长。中小城市风行一时的短视频平台,如今成为全球领先潮流。过去被认为属于“低端市场”、代表“消费降级”的拼多多、OPPO、vivo等平台和品牌也在大城市流行开来。小城市义乌是全球供应链的关键一环,与世界经济关联度之密切甚至远超一些大城市。以大理、丽江等为代表的一批小城市也具有较高的国际化程度。这些中小城市居民关心新事物,具备强烈的“饥饿感”,会在5G世界寻找新发展,追求终身学习。金融科技要关注中小城市居民生产生活中出现的新需求、新行为、新动向,研发出令他们喜闻乐见的新型应用和解决方案,落地成功的可以向邻近大城市扩展,也可以将大城市的应用和解决方案推广至中小城市,加速大城市和中小城市融合,推动建成高质量城市群(圈),促进城市群(圈)一体化。

2020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各地区增速分化明显,拥有广大农村的中西部大部分省份经济增长速度为正,经济外向度较高的省份大多数经济增长速度为负。同期数据还显示,中西部地区抵御重大冲击的能力强于其他地区,发展潜力较大。在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内无法结束、世界贸易受阻的情况下,金融科技要注重挖掘中西部,尤其是当地广大农村的内需潜力,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疫情期间,在国内强大通信基础设施的支撑下,金融科技在网络直播带货、物流业、农业现代化方面发挥了强大作用,促进了农村振兴和农民增收。金融科技要不断提升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在农业中的应用比例,为智慧农业提供信息基础平台,协助推进国家层面的农户信息建档系统,建立健全农村征信体系,提高农村数字金融发展水平。

印度ICICI BANK使用卫星数据,衡量土地、灌溉、作物类型、人口和金融标识等参数,为农户借贷决策,已有500多个村庄受惠,该业务预计将推广至全国63000个村庄。中国金融科技全球领先,类似实践必然层出不穷,能够推动解决城乡间、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构建稳定、均质的国内大市场。

精准落实国际化,增强中国金融科技的国际影响力。

一是优先加快东盟布局。中国与东盟山水相连、物流便利、经济互补性强,早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格局。2020年1~8月,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4165.5亿美元,比中国-欧盟双边贸易额高出近160亿美元,东盟稳居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中国金融科技在东盟耕耘多年,拥有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和品牌影响力。未来,中国金融科技必然深度嵌入东盟经济,当务之急是对东盟实施差异化开发。

新加坡是东盟唯一发达国家、全球金融中心和金融科技枢纽,境内拥有超过700家金融科技企业,占东盟总数一半。中国银联、蚂蚁金服、华为、中国电信等企业在当地推出不少围绕新加坡“智慧国家2025”战略的解决方案。蚂蚁金服、平安金融壹帐通、小米、字节跳动等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都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提交了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志在扎根当地。中国自有标准和规则的解决方案会经由新加坡向东盟其他国家外溢,在区域内形成规模效应,推动中国和东盟经济金融一体化。

东盟其他成员国都是发展中国家,普遍具备金融业务可及性差、无银行账户人口多、智能手机普及率高等特征,以金融App为载体的电子钱包和数字银行快速崛起,除文莱和老挝以外,每个国家都有5~10个广受欢迎的金融App,便于民众办理存、贷、汇以及其他金融业务。AppsFlyer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金融App安装量的前15名中,印尼、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分别位居第二、第六、第七和第十三。新冠肺炎疫情促使东盟民众对金融App提供的无接触服务形成路径依赖,推动东盟金融科技更上一层楼。

东盟疫情期间,中国向柬埔寨、老挝、菲律宾、缅甸、越南等国派遣医疗专家组,中国的医疗物资源源不断送往菲律宾、印尼、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这些患难见真情的举动为中国金融科技进入东盟国家营造了良好的商业氛围。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不仅有机会为上述国家的“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解决方案,还能从这些金融App背后的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企业入手,以合作、投资入股的方式逐渐进入当地市场。早在2018年,支付宝、微信支付就和柬埔寨跨境汇款公司Wing结为合作伙伴;2020年5月,蚂蚁金服向缅甸持牌机构Wave Money注资7350万美元,获得部分股权;2020年7月,蚂蚁金服联合孟加拉国电子钱包bKash推出无抵押小额贷款服务。

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或相关资本进入东盟,要遵循因地制宜发展原则。印尼是千岛之国,地区间交通便利化程度低,应发力智慧物流,还需引入中国智能风险预警和监测机制,解决该国金融App欺诈率高达46%的问题。菲律宾民众对生物认证的接受度高,可尝试将中国渐趋成熟的人脸识别技术向当地移植。缅甸、越南、老挝与中国接壤,可借助边贸、汇款业务推广人民币在对方国家的使用范围。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比邻而居,适宜新马联动开发。老挝当前的移动支付仅限于手机充值和在线账单缴费,可根据情况联合当地机构共同提供普惠金融产品,助力该国建设支付系统。孟加拉国金融科技处于初期迅猛发展阶段,大范围使用华为设备,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适宜同华为结成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当地市场。文莱是伊斯兰金融中心,宜为其搭建先进支付清算平台,供各方便捷高效运行相关业务。泰国和菲律宾已着手开发本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泰国银行于2020年9月使用自有CBDC同香港金管局交易。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可借此机会,推动中国数字货币DCEP进入东盟、与东盟国家数字货币直接兑换、加速人民币在东盟的国际化、削弱美元主导的SWIFT系统对中国跨境资金清结算的潜在负面影响。

中国正在积极谋求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四个东盟国家已经成为CPTPP成员。CPTPP中关于服务贸易和数字经济等新领域的规则超过WTO的覆盖范围,是WTO改革的方向。中国金融科技要注意在上述四国合规经营,特别关注将自有规则和标准推广至这些国家。中国金融科技还要根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进程来规划进军东盟的路线图。

二是合规、灵活开发欧盟市场。欧盟拥有统一、发达、成熟、均质的大型市场,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中国金融科技深耕。欧盟缺乏本土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却有不少服务细分市场的“小而美”企业。欧洲疫情暴发至今,这些中小型企业的融资出现干涸,陷入生存危机。麦肯锡调研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金融科技领域总投资额同比下跌11%,欧洲同比下跌30%。2020年7月降幅更大,与上年同期相比,全球下降18%,欧洲下降44%。麦肯锡认为,2021年下半年经济恢复正常之前,欧洲金融科技领域的资金缺口约为57亿欧元。

风投机构和成长型投资机构会帮扶一批企业,但无力满足行业总体需求。德国、法国等欧盟国家政府分别创建相关基金,对金融科技企业积极展开救济。中国金融科技发达,一些独角兽企业资金相对充裕,在欧盟市场运作已久,积累了经验,获取了一定的公众认知度和品牌美誉度,当前正是这些企业向当地机构注入资金和技术,或合作、或入股、或收购的宝贵时间窗口。中国在疫情期间向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家施以援手,提升了欧盟社会对中国的好感度,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在欧盟展业的壁垒。这些企业在欧盟展业时有必要将中国发起的《全球数据安全倡议》与欧盟已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单一数字市场》战略、《人工智能白皮书》《欧洲数据战略》和行将出台的《数字服务法案》等数字经济规则和战略规划相结合,寻求行业最大公约数,保障供应链安全,保护个人信息,便利跨境数据合法合规流动。

当下正值《中欧贸易协定》签订之际,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有望与欧盟同业一道,制定数字经济的规则和标准。中国企业要用好机会,加深中国同欧盟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合作,尤其要关注欧盟对数字欧元的研发进程,为DCEP与数字欧元的直接兑换铺路。欧盟各国在美国对其施加的对华贸易和科技合作压力面前态度各异,并非铁板一块。比如,欧洲市场有100多家电信运营商,相较于北欧诸国,比利时、德国、波兰等中西欧国家的当地电信运营商高度依赖华为设备,德国最大电信运营商德意志电信(Deutsche Telekom)不仅依赖华为设备,还决定同华为加强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各类合作。

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可着重发力对华产品和服务接受度较高的国家,一国一策,实施差异化发展。欧盟在疫情高峰期过后通过的1.8万亿欧元的财政支出计划惠及各成员国,用途集中于绿色经济、数字经济、医疗保健等,其中意大利获得2100亿欧元,西班牙获得1400亿欧元,德国获得288亿欧元。这笔财政支出计划为中国相关企业带来巨大商机。中国金融科技企业要紧跟政府间合作项目或政府牵头的商业项目进度,关注对方国家社会生活生产需求,根据各国国情切入适宜的场景和细分市场。比如,中意双方致力于重启经济和商业合作,两国在医疗保健、电商、数字经济等领域有广泛的合作增长空间;西班牙经济复苏支柱之一是数字化转型;德国的新能源、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是投资热点。希腊以及东欧诸国也会依托当地“一带一路”项目、中欧班列与中国发生经济联系,带动中国金融科技找到发展机遇。中国相关企业应将拿手的跨境电商、物流网络建设、非接支付、人脸识别等金融科技手段和方法融入各类项目,以点带面开发欧盟市场。

三是大力挖掘非洲潜力。非洲地大物博,由超过50个国家组成,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目的地,能够为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提供广阔的展业天地。非洲市场普遍不受美国政策影响,中国金融科技相关企业在非洲发展多年,成绩斐然。华为自1998年登陆非洲大陆,已进入40个非洲国家,为超过半数的非洲国家提供4G移动通信服务。南非移动数据运营商Rain联合华为,发布非洲首个5G独立组网商用网络,覆盖开普敦、约翰内斯堡等主要城市,华为手机在南非的销量占该国手机总销量的14.5%,排名第二,远超苹果4%的市场占有率。肯尼亚最大电信运营商游猎公司(Safaricom)已开始试运行华为技术。埃及、尼日利亚、乌干达、塞内加尔、摩洛哥、加蓬等国也采用华为技术,处于5G的不同推广阶段。中国的传音控股没有欧美业务,仅在非洲展业,已占据非洲手机市场份额的48.7%,是名副其实的“非洲手机之王”。TikTok在非洲一经推出即造成轰动效应,尤其成为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南非三国增长最快的社交应用程序。TikTok在尼日利亚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中排名第三,在谷歌游戏商店的肯尼亚社交媒体应用程序排名第六。

目前,非洲人口年龄中位数仅为19岁,远低于欧洲的43岁,预计到2050年,非洲人口将达25亿,占全球总人口数的1/4,届时年轻人口翻倍,TikTok未来极有可能取代脸书和Instagram,成为当地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阿里巴巴与卢旺达2018年合作共建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为卢旺达打开电子商务、旅游和企业家培育的新局面。非洲疫情最严重期间,eWTP促进了企业对消费者的直接贸易、降低了交易成本。Kilimall是最早进军非洲的中国电商平台,在肯尼亚起步,依托物流供应链能力,辐射周边数国。

在中美贸易摩擦日趋严峻、“逆全球化”盛行的当下,非洲市场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抱团取暖、守望相助的希望之土。在非洲展业的中企与海外竞争对手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有能力有条件脱颖而出,赢取当地市场份额。中国金融科技企业进入非洲市场时,要多参考华为、中兴、传音控股、TikTok、Kilimall的本土化经验,最好能同这些具备先发优势的企业合作,与他们的业务相整合,共同做大市场,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局面。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AfCFTA)已成立,非洲内部关税壁垒有望消除,非洲GDP总量预计攀升一个百分点,这有助于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在非洲实施整体化布局。非洲还出现了一股培育新兴企业的氛围。2019年,非洲新兴企业获取的风投基金额达到13亿美元,比2015年的2亿美元上升了600%。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应综合考虑非洲各国的公共安全、行政效率、司法制度透明度等因素,择机进入合适的国家,甄别并投资当地企业,积极获取3.3亿人构成的、年消费额达1.6万亿美元的消费者阶层提供的市场红利。

中国金融科技要在世界的巨大不确定性中腾挪转圜,找到属于自身发展的确定性,勇往直前。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