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京东白条的三个模式和两个困局
支付视线2020/10/12 9:50:57

“2014年2月,我们推出了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开创了互联网信用支付的先河,迅速成为行业效仿的目标。”

京东数科招股书关于其发展历程的描述里,推出白条是其中一个的重要时刻。事实上,京东白条也是京东数科交给最广受众的最富盛名的产品,也许没有之一。

白条业务的三个模式

通过与京东商城合作,京东数科为优质个人用户提供无抵押循环赊销额度即京东白条,作为一款互联网信用支付产品,它在增强用户购买力的同时,也有帮助京东商城提升销量、增强用户黏性等疗效。

京东商城可以说是白条的土壤,而白条也为京东商城带来额外的能量。商城和信用支付间的相辅相成,是此类玩法的基础逻辑。

京东数科认为,经过大数据风险模型筛选的京东白条用户,是一批购买力强、忠诚度高、信用良好的优质消费者。从数据来看,京东白条将京东商城的用户留存率提升了近100%,人均订单量提升约50%,交易额提升约80%。

根据招股书介绍,白条的业务模式有两种,首先是“赊销”模式(下图)。

在“赊销”模式里,京东数科基于多维用户分析模型,筛选优质个人用户,利用大数据风险模型,为京东商城的个人消费者设计差异化的赊销额度,并在用户使用京东白条过程中,提供数据分析、风险监控等服务。

对于用户使用京东白条产生的应收账款,利用大数据分析能力与区块链技术,筛选出优质底层资产,帮助京东商城通过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方式实现资产流转,增强其资产的流动性。京东白条ABS的发起机构主要是京东,而非京东数科。

简而言之,在这个模式中,与其说用户欠了京东数科的钱,不如说是欠了京东的钱。

也就是说,京东数科在“赊销”模式中只提供产品设计、用户筛选、用户管理、流动性管理等“技术活”,不掺和消费信贷环节。

“赊销”模式目前是白条的最主要业务模式,直接导致了京东数科旗下“信用消费产品”应收账款不断下降。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以下合并简称“报告各期”),京东数科应收账款中信用消费产品余额分别为179.16亿元、218.19亿元、71.24亿元及28.98亿元。

除了上述“赊销”模式,京东数科还保留少量业务采用“消费信贷”模式。在“消费信贷”模式中,白条由商业银行全部或与京东数科的持牌子公司共同出资,在用户使用京东白条购买商品时将款项先行支付给京东商城。在此模式下,白条才成了一款无抵押消费信贷产品。

此外,京东数科还协助许多零售平台打造了其自有信用消费体系,也算作白条业务的一个模式。

分清上述三个模式,最简单粗暴就是看资金来路。“赊账”来自京东,“消费信贷”来自银行和小贷公司,“零售平台自有”则来自独立第三方商家自身。模式二,与同为2014年推出的花呗最像。

京东数科在白条主要赚“服务费”

由于“赊销”模式是白条的最主要业务模式,因此京东数科在白条这个产品上,最大的收入是商户在扣除资金占用成本后,向京东数科支付技术服务费。当然,最大的“商户”想必也是京东商城本身。

据了解,基于京东数科提供的信用消费,即白条服务,京东商城及外部零售平台按照交易规模的一定比例向京东数科支付科技服务费。

当用户选择分期还款时,对于用户支付的分期利息及手续费,京东商城及外部零售平台与京东数科按照合同约定进行分成。对于各种白条分期免息、满减、折扣等营销活动,用户减免的手续费、利息或本金由京东商城、外部零售平台或合作的品牌商全部或部分承担。

报告各期,白条科技服务收入分别为14.73亿元、27.34亿元、32.10亿元和17.94亿元。报告各期,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和103.27亿元。白条的服务收入分别占京东数科营收的16.24%、20.08%、17.63%和17.37%。

无论从收入数额,还是占比来看,白条对京东数科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产品。

需要指出的是,京东数科作为对用户风险评估并进行推荐的服务提供方,需对白条业务进行风险管理及资信审查,并承担该业务所产生的坏账风险。因此,京东数科需以无追索权方式按账面价值向京东购买已逾期一定期限的应收账款。报告期各期内,京东集团转让予公司的逾期应收款项总额分别为4.97亿元、2.42亿元、1.89亿元和3.45亿元。

虽然在白条业务模式中主要只作为技术服务提供方,但京东数科也需对逾期的白条账款负责。

白条的局限在哪里?

首先是用户,以京东商城为土壤,白条的用户大多也来自这里。

报告各期,京东白条用户规模增长迅速,其年度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492.73万人、3584.36万人、5780.61万人和5544.61万人,年复合增长率达52.28%。从增速来看,白条具备了相当不错的成长性。根据京东2020年半年报数据,京东在过去12个月年度活跃购买用户数量达到4.174亿,留给白条的空间依然巨大。

京东数科2013年独立经营,随着其数字科技能力不断提升,服务B端客户从京东集团平台内部不断向外扩展,比如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等等。但在白条的另一面,也就是消费者端,它依然无法脱离京东独自“获客”。而同为信用支付产品的花呗,早不再局限于天猫淘宝,并已随着支付宝获得了众多阿里电商以外的用户簇拥。

其次是场景,毫无疑问白条最主要的消费场景也是京东商城。

在今年声势浩大的京东618活动中,在“24期免息”等营销活动加持下,白条交易额24秒内破亿,180秒破10亿,整个618期间,通过白条免息累计拉动销售商品5000万件。从开始推出,白条最主要为京东商城用户提供一种全新的信用支付体验,但到如今这个定位仍然深刻,白条的交易量很大程度依赖于京东商场的成交量。

换言之,白条的消费场景非常单一,当然这与京东支付受理环境是分不开的。今年618期间,京东支付也展开了较大范围的线下商业试水,携手联动百万品牌商户,覆盖近300个城市及多个生活场景。

不难发现,收单正成为京东数科愈发重视的产品。招股书指出,京东数科聚焦中小微商户的数字化升级,通过为商户提供各种线下收单产品和线上支付系统,帮助商户完成收单的数字化改造。2019年,京东数科先后收购了哆啦宝、乐惠两个聚合支付服务商。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京东数科累计为数十万家小微商户提供线下数字化收单服务,收单数量累计近50亿单。不久前,传闻京东数科有意再收购一张范围更广的收单牌照,看重的正是对方涉及零售、商场、酒店、跨境等庞大的线下收单布局。

毫无疑问,对收单产品的建设有助于嵌入京东支付,当然有利于白条走到一些京东电商以为的地方去。此外在产品设计上,白条也早已通过银联闪付等能力,得以进入POS交易网络。

显然白条不愿仅局限于京东体系,只是在当前支付格局中,想要寻求突破,渗入更多消费场景并非易事。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