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pe如何成为美国最大“独角兽”?
环球郜婕2021/4/14 9:15:19

3月中旬,随着在线支付平台Stripe宣布获得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其估值飙升至950亿美元。相比去年4月获得上一轮融资时360亿美元的估值,Stripe的身价在不到一年间上涨近2倍。

这家由爱尔兰一对年轻兄弟于2010年在旧金山创办的金融科技公司,超越埃隆·马斯克的明星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一跃成为了美国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初创企业。

即便在全球范围内,比Stripe更大的“独角兽”企业目前也只有蚂蚁集团和字节跳动两家。

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Stripe如何从诸多在线支付服务商中脱颖而出,又将如何在这片蓝海中继续远航?

首轮创业赚到第一桶金

Stripe诞生以来先后完成十余轮融资,估值从早年的十几亿美元一路涨至如今的接近千亿美元,成为硅谷又一传奇。其创始人、今年才30岁出头的科利森兄弟也因成为“世界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翁”而备受关注。

科利森兄弟在爱尔兰一座人口仅百余人的小村庄出生长大。在这个偏僻安静、风景如画的小村里,他们学会了编程,开始研究在线支付,为后来创办Stripe打下基础。

兄弟俩从小就展现出天赋,身为电子工程师和微生物学家的父母亲则为他们发挥天赋创造了条件。距家车程40分钟、每班同学不到20人的学校在兄弟俩看来很“无聊”,因为课堂所学还不及一家人围桌聊天的收获。他们对数学和物理尤其着迷,十几岁时家里就有9台电脑,每月花100欧元租用经由德国连接到家的卫星宽带。

哥哥帕特里克·科利森16岁时更新了发明于半个世纪前的计算机语言LISP并将其重命名为LISP Croma,借此获得爱尔兰皇家都柏林学会颁发的年度青年科学家奖。2006年,他凭着13岁时考的SAT成绩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小两岁的弟弟约翰·科利森同样成绩优异。15岁时,他选择到美国度过过渡学年,与哥哥一起创办了他们的第一家初创企业,产品包括为eBay卖家跟踪库存和流量的软件——服务平台Auctomatic,以及一款提供离线版维基百科的iPhone应用程序。

那次创业为兄弟俩带来第一桶金。两年后,他们以500万美元的价格把Auctomatic出售给加拿大数字技术公司Live Current Media,由此成为年轻的百万富翁。

首次创业的过程中,他们为“两个爱尔兰孩子能创业并拥有世界各地的客户”惊喜,同时也切身感受到底层支付技术长期落后于电子商务发展速度、互联网初创企业难以处理支付收款的痛点。传统银行系统流程繁琐自不必说,即便当时已是支付业巨头的Paypal,也存在支付网关接入繁琐、结款流程缓慢、对企业用户限制颇多等缺点,没能实现其简化支付的初衷。

首次创业后,两人分别去了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读书,但一年后就双双退学并开始第二轮创业,把为初创企业提供便捷的支付服务作为目标。“独角兽”Stripe雏形初现。

赢得用户,打动投资人

作为一个支付平台,Stripe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帮助企业处理线上支付,收取手续费。它的收费相比同类公司也不算最低,并非靠烧钱抢占市场。

Stripe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操作简单便捷,瞄准的是中小型初创企业因高昂的开发成本和复杂的银行交易体系而难以顺利开展在线支付业务这一痛点。

不同于当时的大多数支付服务商,本身就是开发人员的科利森兄弟在设计Stripe产品之初就基于“开发人员中心”原则。他们推出API(应用程序接口),将市面上复杂多样的支付方式整合进Stripe系统中,提供给用户7行简单的代码。用户在其应用程序或网站后台嵌入代码,就可对接Stripe系统,便捷安全地实现对各种支付方式的支持,而背后的现金流处理、金融机构对接等繁杂工作都由Stripe完成。

原本需要费时费钱费力搭建调试维护支付模块、整合不同支付系统的复杂过程,被简化成复制粘贴几行代码的简便操作,有效降低了企业的开发运营成本,受到企业用户欢迎。

得益于开发人员口口相传积攒的口碑,Stripe系统问世后发展迅速,在获得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提供的种子资金后,又赢得硅谷一众明星投资者和投资机构青睐,甚至包括Paypal的创始人彼得·蒂尔和埃隆·马斯克。

科利森兄弟承认当年以“网络支付漏洞百出”为由去说服支付巨头Paypal创始人投资Stripe的做法“有点鲁莽”,但他们仍然这样做了并拿到投资,因为他们相信对方理解并认同他们的愿景,即通过构建和完善在线支付基础设施,增加互联性和便利性,推动互联网商务发展。

如今,Stripe把“为互联网经济打造基础设施,增加互联网GDP”作为公司使命挂在官网上。围绕这一愿景,Stripe逐渐形成一套为线上线下各类商家提供服务的集成式支付产品,并推出数据分析工具、公司注册平台、风险控制工具等支付解决方案以外的更多样化的产品,着手构建全面的支付生态。

帕特里克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全球化背景下,通过构建软件和支付基础架构来帮助企业完成跨境交易,是Stripe估值暴涨的一个关键因素。

全球扩张挺进蓝海

发展至今,Stripe的产品已在全球超过120个国家的数百万家企业中得到应用。尽管成立之初侧重向中小型企业提供服务,但Stripe如今的用户名单已涵盖从初创企业到《财富》500强中的各种规模企业,包括亚马逊、谷歌、Shopify、微软、优步等各领域巨头。

由于Stripe主要服务企业用户,并不直接面向消费端,很多普通消费者对这个风头正劲的“独角兽”并不熟悉。但实际上,很多人已不知不觉接受过Stripe的服务。按照Stripe官网公布的数据,90%的美国成年人从使用Stripe产品的企业买过东西。

在过去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的背景下,欧美地区的电子商务和在线支付业务突飞猛进,Stripe借此进一步开启狂奔模式,过去一年仅在欧洲就新增超过20万家企业用户。

据约翰介绍,2020年Stripe系统平均每秒要处理近5000项服务请求,“按支付量计算,Stripe的规模已经大于其起步时期的总体电商市场份额。”

业界分析,从在线支付企业近期融资动向来看,全球范围内的移动支付、跨境支付领域仍属蓝海。

为了在这片蓝海上远航,Stripe近年着手拓展业务版图,除了在旧金山和都柏林设立双总部,还在伦敦、巴黎、新加坡、东京等全球多地设立了办事处。

目前,Stripe的支付服务支持世界各地超过135种货币类型,业务范围覆盖42个国家,但仍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其中欧洲国家就占31个。

新一轮融资完成后,Stripe表示将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拓展欧洲业务,包括未来5年在都柏林总部增设1000个就业岗位。

不过,Stripe的野心绝不限于欧美。帕特里克去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Stripe将增加在亚洲的业务,包括东南亚、日本、中国和印度市场。

Stripe几年前就已开始与支付宝、微信合作,一面借助这两家已经占据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绝大部分份额的支付平台扩大用户基础,一面摸索第四方支付道路,进一步发挥支付业务“整合者”的功能。

2016年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发表演讲时,帕特里克曾表示,Stripe的目标客户是来自非洲、拉美、中东和亚洲部分地区的创业者。“未来10年的大部分增长将来自于服务不足的市场”,他说,“这其中就包括我们尚未触及的约62亿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