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彭文生谈数字货币竞争
金色财经2020/1/14 11:44:53

2020年1月13日,在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和人民日报出版社举办的“数字”研讨会上,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发表演讲,讨论了数字货币竞争。以下是金色财经对演讲内容的精彩梳理。从宏观视角理解数字货币

经济的发展都是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关注数字货币是因为数字技术的进步,经济的其他环节都受到技术的影响,金融也受影响,从这个角度讲是社会生产力进步的体现。

另外一方面数字货币对生产关系也产生影响,货币不是一般的商品,会影响整个社会经济活动金融制度性的安排。所以讨论数字货币宏观经济、生产关系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首先,货币基本上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私人货币,一类是国家货币。其支付手段、记帐单位、储值工具来源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视角之下,支付手段如果是普遍被接受的,可能会引申为储值工具。如果大家认为某一个支付手段可能会成为一个流动性的资产,最后如果很多人用这个支付手段,就可能会演变为一个记帐单位,比如说人民币、美元。从国家信用视角看数字货币

另外一个视角强调国家信用。最重要的货币功能是记帐单位,政府认为在中国境内人民币是法定记帐单位,美国规定美元是美国的法定记帐单位。存在两个不同的货币观,私人货币代表性人物是哈耶克,国家信用货币代表人物是凯恩斯。凯恩斯说即使在原始社会货币单位也是公权力的结果,也就是说支付手段可能有不同的形式,如果相信记帐单位是最重要的话,国家是最终的货币决定者。

先不说货币的起源,应该说货币发展的历史显示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什么呢?市场创新、政府监管。货币历史早期,市场有不同的金币发行流通,怎么保证货币的稳定?最后是政府公权力的干预。

到后来,演变为银行存款,银行存款在美国大概有三四十年时间的所谓自有银行,就是不同的银行都可以发行自己的货币。但是这个自有银行存在时间比较短,约几十年的时间,带来很大的货币不稳定,需要政府的干预。后来慢慢的演变为中央银行制度,最后是由中央银行提供的担保。从货币竞争的角度看数字货币

从货币竞争的角度来讲,传统经济时代我们都体说过劣币驱逐良币。在数字经济时代,我理解数字货币主要存在支付手段和支付效率的竞争。

现在的支付体系或者货币体系中,金融服务和支付服务是绑在一起的。怎么来维护这样一个货币体系的稳定?就是银行体系接受监管、牌照经营、竞争限制,然后央行流动性的支持来维护整个金融。也就是支付体系的稳定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金融体系的稳定是靠牌照经营、竞争限制、央行流动性来支持。

我认为,能够对现在的货币体系形成真正大的挑战的是平台数字货币,在中国就是微信支付、支付宝,在美国有可能会发展Facebook的Libra。平台数字货币与比特币或其他稳定币最大的差别就是平台的网络效益。货币和科技平台的一个共性就是网络效应,就是使用的人越多大家都觉得越便捷,越便捷使用的人也越多。所以我认为真正可为现在的货币体系带来比较大的根本性、格局性的影响的是平台数字货币,所以在货币架构下面出现了和商业银行并行的一个数字平台。

这个对我们的货币体系或者金融体系最根本的影响是什么?就是刚才所述,传统的货币体系是支付服务和金融服务绑在一起,现在平台服务支付服务和金融服务是可以分开的,这是几百年来发生的根本性的变化。支付服务可能和其他的实体经济活动是绑在一起的,不一定是和金融服务绑在一起的。这种情况下怎么接受监管,怎么来维护支付体系的稳定,这是数字货币时代的挑战。

针对数字平台优势网络效应带来的挑战,有两个问题我们要特别注意或者特别值得我们关注,一个是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的非竞争性,非排他性。数字平台的网络效应为什么特别高,就是因为它的这种非竞争性。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传统经济中,这个苹果我吃了,你就没得吃了。在数字经济时代,抖音的这个视频我看了不影响你看,这个歌我听了不影响你听,我下载微信不增加你使用微信的成本,所以这种近似零编辑成本导致规模经济的效应特别大。我们看世界上社交平台就是Facebook,它的这种非竞争性、非排他性使得平台作为特别大。

第二个作用,平台在发展支付业务方面有非常大的优势,反过来讲支付就是最大的网络,最个人都要用支付,所以谁掌握了支付谁就掌握了最大的网络。我们看这几年中国的支付体系的发展,其实想发展第三方支付的有好多,为什么最后就是腾讯和阿里呢,就是因为他们传统或者其他的平台业务对支付体系的支持。反过来他们掌握了支付体系,他们就掌握了经济活动里面最大的网络。这个最大的网络反过来对这些平台开拓他们其他的业务,包括金融服务的业务又是一个很大的支持。所以说,这里面是很多的公共政策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讲的垄断的问题,垄断和竞争的问题。

平台数字货币改变金融生态,最大的一个问题有一些是和传统是一样的,但是我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新型产融结合。刚才所讲的支付体系和其他的平台功能绑在一起,如社交的功能、电商的功能,同时它又要发展金融服务,这就带来了一个金融和实体融合问题。咱们学金融、学经济的都知道,产融结合是个很大的问题,带来很多不规范的竞争,不平等的竞争,甚至金融风险的问题。所以整个金融的发展历史,实际上是最后逐渐规范的产融不结合。谈LibraLibra在美国受到阻力,未来怎么样,对此最大一个担心还是产融结合。美国发了上百年实现最后实现了金融和实体分开。在数字经济时代,如果Facebook可以发行Libra的话,美国会出现一种新形式的产融结合。这种产融结合对经济、对竞争、对消费者的福利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社会能不能接受?Facebook已经是最大的社交平台,它还要掌握支付体系,进一步掌握你的垄断效应,社会能不能接受。我觉得这不仅是对于Facebook Libra,也要考虑中国腾讯、阿里的支付发展会给整个经济社会带来什么挑战,怎么来理解,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谈DCEP与CBDC

央行数字货币现在按照大家的讨论、研究,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两类。一类是央行一些官员所讲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想要替代现金,或者替代M0,是一个支付手段的变化。央行不对现金支付利息,利率是零。它和现金比较起来它的费率是比较低的。但是现金有现金的优势,现金的优势是利民。可能对一部分人是利民,对央行不是利民。

现在央行发的DCEP说要替代现金,因为我们的现金已经被替代的差不多了。央行说替代现金到底替代什么?据我观察,这几年实际的结果可能是替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就多了一个公共政策的问题。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替代现金,其实是要替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有没有这个必要,为什么?应用场景是什么?支付宝应用场景是电商,微信应用场景是社交。央行的应用场景是什么?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要求消费者用数字货币来支付,但是那样的做法是不是对经济好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当然还有国际上其他央行的讨论。还有另外一种数字货币叫做CBDC,大家讨论的概念是一个新型的流动性资产,新型的安全性资产,央行要支付利息。它的效果相当于个人和企业在央行开个账户。

如果是支付利息的话,那就不仅仅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受挤压了,银行会受到挤压。把一部分银行存款转化为我们持有的央行数字货币,因为央行数字货币也支付利息,这个时候对整个金融体系、金融的格局可能就有比较大的影响。我们理解的利差就是贷款利率减去存款利率,这个利差是银行评判信任风险、管理信任风险的一个补偿,是信贷资源配置的一个补偿。所以一般讲一个银行做的好,获得的利差收益就高,但是银行存款是一个流动性资产,是一个安全性资产。银行获得利润不仅仅是信任风险的管理,实际上有一部分是提供安全性资产,提供货币所获得的收益。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支付利息可能就会对这个是挤压。

最后,讲一点结构性的政策。第一,数字货币涉及到数据的问题。假设央行数字货币替代了支付宝和微服支付的市场份额,对我们经济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一个方面是数据带来的信任价值和信息价值的问题,大数据的重要功能是建立信息对称。阿里或腾讯因其支付工具可以做一些延伸的服务,包括普惠金融,对整个经济是好的。这些数据如果从私人机构被剥夺了,到了央行手里,能不能做私人部门的创新,是否会对经济有利。从这些方面讲好像不应该替代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另外一方面来讲,这种数字平台掌握的数据越来越多,垄断性越来越强,对经济的不好的影响是不是阻碍竞争的影响越来越大。所以政策应该怎么来平衡,怎么来应对,这可能是数字货币发展所带来的一些新的问题和挑战。

以上是彭文生的演讲,金色财经根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