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跨境支付方面, Airwallex认为创业公司比大公司更有优势
极客公园2018/8/13 9:56:24

去年,Jack Zhang飞了38个国家,和各个国家(地区)的央行或者清算组织聊合作。平均算下来,不到十天他就要换一处地方谈生意。

让Jack zhang一整年飞来飞去的工作是他的新公司——Airwallex(Airwallex),一个全球跨境支付平台,向跨境交易中的企业和个人提供全球收付款和换汇服务。

Airwallex并不是第一家做跨境支付业务的创业公司,事实上「跨境支付」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的行业,但这个幼年随家人移民澳大利亚的创业者仍然相信自己的公司有着巨大的机会,取代过去那些久未变化的跨境支付方式。

Jack Zhang和他的团队至少说服了一部分人——一部分他认为看得懂Airwallex技术的人。成立两年间,Airwallex总融资达1.02亿美元,最新的B轮融资由腾讯和红杉资本领投,金额8000万美元。

好而不贵的跨境支付在哪里?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在创办Airwallex之前,Jack Zhang的创业项目还包括一家咖啡店。也正是在这家店中,他诞生了新的创业想法。像大多数创业故事的开端,Jack Zhang在跨境电商上买店里必需的咖啡纸杯和汉堡包装纸时,发现转15000块澳币成美元给卖家,竟然要付给西联400美元作为支付和外汇兑换的手续费。后来他们又找到银行,发现银行更高,要800美元。

「我觉得这个(收费)完全不合理,为什么没有解决这个的东西?」就此,Jack Zhang萌生出做一个能实现「合理收费」跨境支付工具的想法。

跨境支付工具,顾名思义,就是帮助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完成支付的工具。比如我们要向国外的某个朋友寄一笔钱,就涉及到了跨境支付。听起来不难,但其中涉及到到多个银行之间的手续操作,从各国(地区)的央行政策到银行,再到公司,中间要走的程序层层叠叠,对工具的专业性、安全性、快捷性要求非常高。

经过数百年全球贸易的发展,目前主要的跨境支付工具就是Jack Zhang在买纸杯时曾尝试过的两种:一是银行间的国际结算业务,通过电汇、信汇、票汇等传统国际结算工具进行汇款,其中又以SWIFT(一种银行结算系统)为代表,这类跨境支付的速度往往取决于银行的速度,速度没有保障,且收费与资金流动均不透明;二是以西联汇款为代表的专门做小额汇款业务的国际汇款公司,相对快速安全但收费高。

Jack Zhang在创办Airwallex之前就曾长期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巴克莱银行(Barclays)这些顶级银行工作,看到小额、高频跨境支付交易的痛点存在,连续创业的Zhang觉得是一个新的机会。

事实也的确如Jack Zhang所想。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跨境电商的交易规模为6.7万亿元,同比增长24.1%,而到2020年,光跨境电商行业就将达到12万亿的规模。另外,随着旅游、留学、会议、展览等活动的增加,酒店住宿、航空机票、留学教育、国际展览、旅游服务等会涉及到跨境支付的行业同样在高速发展。

用「旧」技术抢夺新市场

Airwallex现在在全球有大约130多名员工,在全球六个不同的国家(地区)设立有分支机构。虽然初始于澳洲,但如今中国市场中的员工占了近半数。无疑,中国市场是Airwallex目前业务的核心。

但在中国,Airwallex不缺对手。随着中国越来越多的介入全球市场经济,特别是央行从2012年开始推行人民币国际化,国家对跨境支付的政策也开始放开。截止到目前,在政策层面,已经有30家线上支付公司拿到了跨境支付的牌照。

从目前国内的跨境支付市场格局来看,C端市场基本由财付通(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家大公司掌控;但在to B领域则是竞争纷争,在上述跨境「交易」相对发达的领域中,不同具有跨境支付公司根据各自在不同行业产业链的积累,都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Airwallex不在这30家中拥有牌照的公司之列,起步也不必国内公司晚,但Jack Zhang并不担心竞争。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支付类公司更多的是做通道业务,而他们是「技术+服务的全球解决方案」。换言之,他们更深入到技术底层,而非单纯做通道服务。

某种程度上来说,技术优势而非定位更像是Airwallex不担心竞争的底气。凭借国外大银行中使用的fix protocol等高频交易底层技术,Airwallex可以锁定实时的汇率,给客户提供一定时间内的最佳汇率。

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Jack Zhang不无自得地表示,目前中国没有任何一家支付公司有这个能力,可能只有少数银行如招商银行拥有。这些技术并不算新技术,但能够实现全自动化外汇交易的公司在全球都凤毛麟角。。

技术同样让2015年起步的Airwallex具备先发优势。从产品功能来看,Airwallex的确较传统的支付工具效率更高,到账更快,但这是基于其和全球各地的清算组织之间有本地系统对接。而让这些清算组织和银行给他们颁发牌照从而接入本地清算系统,除了「谈判」,产品是否能够「反洗钱」、「合规」同样至关重要。

按照Jack Zhang的说法,Airwallex已经可以支持全球范围内130个国家和50多个币种。这得益于他们早期的投入,从2015年一直到2017年,两三年时间Airwallex都在做基础架构的铺设。这些基础架构既包括像高频交易底层技术,也包括在反洗钱、合规方面做的技术调整。

这些投入当然也得到了回报,英国的e-money license一共只颁发32张牌照,作为一家澳洲公司,Airwallex凭借在合规层面的努力,也花了两年才最终成功突破英国这个大市场。

而正是由于比竞争对手更早地获取了多国清算组织和银行获得相关牌照,Airwallex才得以提供成本节约的支付和换汇服务。以和Airwallex有合作关系的快手为例,此前身在越南的主播如果要提现10块钱,用SWIFT可能光收服务费就要把钱扣光,但利用Airwallex的工具,主播们可以拿到几乎全部10块钱。

技术或者牌照或许可以挡住小公司,但是对巨头而言并非无解。对此,Jack Zhang似乎也不要担心。在他看来,大的银行和清算组织不太会想要和巨头们合作,因为他们是来分食大蛋糕的,很有可能会取代原来银行或者卡组织在清算、结算业务中的地位。相反,作为创业公司更有优势——他们可以选择接受大银行或者清算组织的投资,推进业务。


展开全文
相关阅读
资讯查询取消